“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
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

卿初嫁,独采薇,露尚稀,叶已翠
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卿已老,忆采薇,草未凋,又抽穗
问斯人,等到野火燃尽胡不归?

昔我往,杨柳垂,今我来,雪霏霏
问故人,可记当年高歌唱《采薇》?”

手心的幸运 - 鹤与物吉

梦100pa,脑洞来自米饭饭和我(米饭饭要求lof匿名←w←

后面有鹤丸和物吉两人是兄弟的设定,请注意避雷

非CP向


+++++++

Title:手心的幸运

Words:既望    

Pictures:米饭

Characters:鹤&物吉

Supplement:梦100pa,兄弟设定

+++++++


“我说,光忠你不觉得坐在观众席上看比赛很无聊吗?干嘛这么着急地跑来。”

鹤丸国永一边向烛台切光忠这么抱怨着,一边和后者一起穿过一堆情绪高涨的女生中间,来到观众席找了位子坐下。下面球场上伊达高校的篮球队队员们正做着...

文艺30题 素描簿 - 药宗

不就是个30题吗!怎么就写不完呢!(


+++++++


素描薄


药研是趁着学校开冬季运动会的时候跑出来找宗三的。才把接力棒交到下一位同学手中他就撕下号码布翻过护栏拿起外套往校门跑,鹤丸国永等在那边,把手机和钱塞进药研的口袋,问他,你真的想好了吗?非去不可?药研笑笑,只说了句下午的长跑就拜托鹤丸学长了,也不管鹤丸在后面喊着“至少拜托一个体型差不多的啊”之类的话,径直往最近的电车站跑。

宗三离他没有那么近也没有那么远,之前多少个周末多少个小假期他都没有去,天气冷下来之后他突然就决定了,要去见宗三。鹤丸捧着热奶茶匪夷所思地望着他,见了然后呢?

只是见一见他。


药研到...

文艺30题 夏蝉与风铃 - 药宗

嘛,依旧是群里的30题联文,那群家伙还没写完(忍住眼泪jpg.)


+++++++


夏蝉与风铃


是夜,揉着化不开的热。池边树间蝉鸣阵阵,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算不上吵闹,却让不安的人听着更添烦闷。

宗三坐在檐下饮酒,垂着眼没有其余动作,只是不时抬眼望一望远处,看是否有星星点点的光。药研卷着袖子走过来,与宗三坐在一起。宗三看着他笑笑,与他招呼:“忙什么?”

“手入室空出来了,我去收拾准备了一下,等夜战的队伍回来就能直接用了。”药研回答,伸了伸手臂,纾解一下肩背。

“辛苦了。喝酒吗?”

“难得闲暇,喝一些也无妨。”

宗三便拢了拢袖子倾身过来为药研倒酒,三分之二满。两人...

文艺30题 车站月台 - 药宗

群里搞的30题联文,根本写不满30题啊(愁 

大家能写多少写多少吧


+++++++


车站月台


雪从两人出门就开始下了。绵绵密密的,不知何时才会停。

雪花落在宗三的睫毛上,眨一眨眼便化了,在温热的皮肤上留下凉意。药研执意要回去拿伞,即使宗三说了不必。他跟在药研后面往回走,把围巾拉高遮住了嘴巴和鼻子。

“虽说现在雪下得不大,可一时半会也停不了,而且你等会回来的时候下得大了怎么办?”

宗三接过药研递过来的伞,嘴巴还是躲在围巾后面,沉默地看着药研锁门。

药研把钥匙放进宗三的大衣口袋,又从行李箱的隔层里拿出了伞。

“好了,走吧。”


不是什么节假日也不...

白水明田外 - 骸云

+++++++

Title:白水明田外

Author:既望    

CP:[10+]骸云

Supplement:骸骸的农家生活初体验

+++++++


汽车在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色中穿行,晨间露水还有些重,带着水汽的风扑打过来让人睡意全无。六道骸看着乡间秀美的景色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心情愉悦,旁边开着车的云雀却因睡眠不足而散发着低气压。云雀嫌弃六道骸的车技烂,除非万不得已不会去坐六道骸开的车,但其实六道骸也不是车技烂,只是开起来太疯,能把云雀颠吐,所以两人一起出行都是云雀开车,以六道骸的脸皮他不会觉得尴尬,反倒乐得清闲。

公路修得平整,两边全...

说的是一辈子
差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个时辰
都不算一辈子

傍晚的来访者 - 药宗

我其实挺喜欢开朗欢乐的宗三……但是这么说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笔下的他依旧(。


+++++++

Title:傍晚的来访者

Author:既望    

CP:药宗

Supplement:医生病人paro(大概),大人时间有

+++++++


傍晚的时候药研藤四郎按响了左文字家的门铃,有佣人过来开了门,引他进去。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了,他熟悉这里过分的安静和清冷的气味,这座房子洁净到令人赞叹,光线中漂浮的灰尘似乎都比其他地方要少上很多,但这压抑的氛围却让人忍不住想去探寻这洁净下被深埋的不洁——应该是有的吧,但药研不是为了这个而来...

左灯右行 C04.

这章后面有一些药宗成分,请注意避雷

我似乎在预备犯罪啊……(×


C04.


鹤丸说要解决三日月的吃饭问题,三日月当然乐意,总归是再不需要自己去想下一餐要吃什么,省去了一大麻烦。

三日月作息规律,偶尔熬夜,只要不是太晚第二天也是准时起床。今天早上他起来时屋子里没什么声音,以为鹤丸还在睡,出来客厅才发现鹤丸正在阳台晾衣服。鹤丸回过头来看见三日月,就和他打招呼,早啊三日月。他的声音因为嘴里咬着牙刷而有些含混,三日月笑着回他,早,鹤丸。

鹤丸拉了拉挂着的衣服,走进来,外面早晨的太阳有些刺眼,他就伸手揉了揉眼睛,水雾泛起来,暖金色的光在里面摇晃,让三日月觉得他像一...

左灯右行 C03.

剧情发展很慢,可读性我自己都觉得低,不过还是想慢慢写一下他们两个人,写我想写的他们,已经有肝长篇的准备了,希望能坚持下去OwQ


C03.


三日月当然知道烛台切,不仅知道,关系还挺好,只不过快到截稿日那几天三日月就不想见他罢了。

听鹤丸说到烛台切,三日月还是挺惊讶的,虽然现在人与人之间关系复杂密切,有共同认识的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看鹤丸的神情,八成也是和烛台切特别熟悉的。

“你也知道烛台切先生?”三日月尾音上扬,睁大眼睛看着鹤丸,“他是我的责任编辑,见面还是挺经常的。”

“嗯我知道,我就是通过光忠才认识你的。”鹤丸说完想了想,又摇头,“不对,我是通过你找同居人...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