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烟火 - 骸云

+++++++

Title:夏日烟火

Author:既望

CP:骸云

Supplement:夏日冰块提前Ver.

+++++++



“你说,死在什么季节比较好?”

云雀恭弥当初这么问我的时候,我们就站在医院的大楼前,鼻子里还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他问得无比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于是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嘻嘻哈哈地回答他。

我不能回答他。我心里堵得慌。


傍晚的太阳照过来,他见我不说话就走了,表情冷淡得就和刚才摇头时一样。你瞧,他就是这么一个对自己都冷酷无情到残忍的男人。

但我知道自己没资格这么说。

我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艰难地呼吸着没有丝毫水分的空气。我看不出他的背影有丝毫瑟缩,也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丝毫抑郁,也许死亡这件事对他来说不过是夏天一阵燥热的风,可我却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在那阵风里。


我不想感叹什么生命脆弱,充满沧桑地说一句人生无常也不是我会干的事,毕竟我已经目睹过太多人的死亡,再多一个云雀恭弥我的心里也不会再有任何悲凉,但这并不代表云雀恭弥在我心里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我从来都毫不掩饰地承认着,我爱他啊。

我爱他啊。可这并不能改变某些即将成为事实的现实——他要走,而我留不住。我想我做不到他那样的坦然,但我也会痛痛快快地放手。我想我们爱得总归太过现实,浪漫在我们——一个意大利男人和一个日本男人之间荡然无存。


我们路过河滩的时候天空已经拉上了幕布,绚烂的烟花迫不及待地炸裂开来。云雀恭弥停下脚步仰头看着夜空,看着那些大朵盛开的烟花,神情依旧是让人无法分辨又一目了然的冷然。我总觉得大概所有日本人对夏日的烟火晚会都有着极大的依恋,但我个人对于这种在一瞬间的美丽后就灰飞烟灭的“自杀式自我满足”很不待见,因为它愚蠢又聪明,消失得迅速而彻底。

“只有对自己充满了悲悯之心,才会从烟花里看出寂寞。”

——我们不寂寞,我们只是太冷静。


夏天。烟火。我的尸体。

云雀恭弥看向我的时候,我的脑海里蹦出了这几个词。我们一点都不寂寞,但在黑色基调烘托的句子里弄错了唯一的主语,却一点也不幽默。

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案。

这就像是在等着我给他下达判决,告诉他他的死期,虽然这样的说法听起来于他于我都十分残酷,但实际上我们都很清楚云雀恭弥的生命从来不会由他人来决断,不是吗?

所以我很困惑,为什么他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且非要我回答,按理说他根本不会在乎死在哪个季节这样的事,但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与此有关的事。


曾经被云雀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上写到:“我们看烟火,并不是为了感慨惋惜那‘消逝的美’,而应该看到它为了那最美的一瞬所拼命做出的努力,即使最后是幻灭,也便无所缺憾。”

这大概是对烟火所赋有的意义的最正面最积极的解释了吧。云雀恭弥用笔把它勾了起来,却在后面画上了一个叉。那时我也同样困惑,无法明白云雀恭弥对烟火到底有着怎样的看法,但我没有问他。我愿意花时间去揣摩他的想法,虽然我可能根本想不明白,但这并不妨碍我继续去想。

我很少问他问题,就连他摇头拒绝接受治疗的时候我都没问他为什么。这导致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以前的现在的,我没想明白的太多。也许我应该开口问问他,但愿他能回答我,不过我知道前提是我现在必须回答他。


“夏天吧。”我这么说。

冬天肃杀,秋天萧瑟,春天喧闹。对于死在哪个季节都不合适的云雀恭弥来说,不如选择夏天的暧昧,像烟花一样消失地不带犹豫,毫不悲情。

他大概挺满意这个答案,点点头继续往前走。我两三步跨上前去,拉住他问他对烟火的看法。我真的就问了这样一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眼里倒是没有不耐的神色,他平平淡淡地说——

“想那么多干什么,只是简单的看烟火罢了。”


这一句话就足够噎死我。我说什么来着?我根本想不明白。是我太复杂。

然后我再没能问他其他问题。


后来云雀恭弥真的死在了第二年的夏天,一语成谶。如果有人问我早知如此,当初会不会改变那个回答,我的回答是不会。预言爱人的死亡并不是我做的事,是医生说他只有一年的时间,而那“一年”的起点,刚好是前一年的夏天。何况这也是他自己挑的季节。

今年五月五日的立夏闷热且潮湿,我站在他墓前,在大雨滂沱中汲取着氧气。雨水透过黑伞灌进我的衣领,我黏腻得像条鱼。

天气热得让我把黑色的西装外套丢在了家门口,他竟然连让别人穿戴整齐来祭奠都不愿,他倔强得不要的,一直都是别人的悲悯。谁会呢?不会。


我曾经陪着他消耗了生命,看着他闭上了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我坐在他床边看着他走进那场雨里,他的背影像是要随着片尾曲走向某种终结与永恒,只可惜雨声掩盖了那扣人心弦的旋律,又或者,现实从来就都是一部默片。

——简单与复杂的碰撞居然看似平淡到像是不曾有过交集。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不笑,也从来不哭,但快乐是真快乐,难过也是真难过,感情从来都清晰明了到无法自欺。

所以我告诉自己,感情是浓烈的啊。


但如果要我说我最怀念的,还是每一年夏日午后的暴雨,就连冰冷的雨水也无法消散夏天的燥热,窗外大雨冲刷着泥土,而你坐在屋里冒着热气——再大的雷声也抑制不了你的呼吸,我就在你身后安静地看着你。



夏日烟火

FIN.



FT:

根据乙一的成名作来的灵感,但是应该和那部作品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文里清楚地写到他们两之间的“感情清晰”这个概念,我原来一直秉持的观点是人类感情复杂不能简单直接点明来着(虽然这次依旧埋起了很多情感……),不过他们两简简单单也不错啊,就大方地承认吧(咦

 最后一段是对阿雀说的所以换了人称,不知道会不会很突兀…… 

嗯我就是来给大家降温的w(夏天还没到好吗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评论-2 热度-18

评论(2)

热度(18)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