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花 - 狡宜

+++++++

Title:  堇花  

Author:既望

CP:狡宜    

Supplement:R15,学院梗,半架空,OOC    

+++++++

     

      

学校公共自习室外部的窗台上生长着一株青绿色的初生植物。柔嫩的、呼吸着的芽,就长在了连泥土都没有的窗台缝隙里。

宜野座将光洁的手臂伸出窗外,用指尖轻轻触碰着微小却充满了浆汁的叶片,看着它像新生的婴儿一样,幼小滚圆,充满生机。

他的脸颊和嫩芽一起浸润在夏日雨后的湿润里,潮湿又温暖的风穿过他的衣领鼓动着窗帘,顺便吹落了一滴聚在叶片上的雨水。

         

然而这样难得真实的安静并没能持续多久。   

门被推开的声音并不刺耳却足以让人警觉,宜野座快速收回手臂看向来人,却意外地发现站在门口暧昧地抿着嘴角的人是比他高一年级的学生会长。    

“啊,找了教室和宿舍你都不在,就想着你会不会在这儿呢?”学生会长笑着,向着宜野座所在的位置走来,“果然啊。”    

宜野座疑惑地站起身来,“会长找我有事吗?”  

“稍微……嗯这个,”他从抱着的一堆资料里翻出一份被装订起来的文件,递给宜野座。“你知道每年的毕业祭都是由学生会主持举办的吧?今年这个担子刚好被交到了我肩上,但是我不得不拼命准备升学考试啊,所以没办法完成这份企划,能拜托你帮忙吗?”

             

客气的询问却听不出任何客气的意思,言简意赅到对自己推脱责任的行为感到相当坦然。宜野座翻看着完全空白的企划书,不禁皱起眉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指导老师是让学生会在两周以前就开始准备的,而现在离上交日期只差两天了。    

“诶……不行吗?”因为没能得到对方及时的回答而带上了不耐的语气,学生会长也皱起了眉。   

在文件已经被塞到自己手里的情况下,还能拒绝吗?    

宜野座扶了扶眼镜,抬起脸平静地说:“我尽力吧。”

         

这是故意的欺负吗?宜野座并不这么想,虽然它确实充满了恶意。与其说是故意留下两天时间再丢给自己,不如说是意识到只有两天而宜野座刚好是会答应下来的人,对于推脱责任的行为也不用对任何人感到抱歉罢了。    

如果要问为什么,大概得到的只会是理所当然的“你有时间啊,能力也不错”这样带着嘲笑的回答吧,所以就没必要执着于“为什么”这种明显有着不甘情绪的问题了。    

宜野座想,只要做好这份企划就行了。

         

教室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宜野座还是在望着窗外出神,接连被打扰不禁让他感到恼火,当他准备起身离去时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哟宜野,”狡啮慎也穿着学校统一发放的运动装,大汗淋漓地、愉快地走近宜野座,“在做什么呢?” 

相比起对方自然而然的亲近,宜野座则显得尴尬许多。“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事……”    

“是吗?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你很认真地看着窗外来着……”狡啮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宜野座,伸出双手压在前后两张桌子上,努力探头看向外面。     

    

像是把宜野座整个笼罩起来的动作他做得顺理成章,宜野座却条件反射般缩起了肩膀,他慌忙把头扭向另一边,想尽可能地逃避对方形成的压迫感。但宜野座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对劲,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株绿色的植物,呼吸也局促起来,想要放松却怎么也做不到——明明两人才认识不久啊。    

对方身上的汗味和空气混合,原本不算无法忍受的气味此刻却显得十分刺鼻,宜野座感受到了正在由青春期向成熟期过渡的男人散发出的灼人热气,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体温似乎也正在升高。    

于是他在慌乱中开口:“那、那是堇花……”    

    

“堇花?”狡啮的视线开始向下移动,最终和宜野座的视线一起集中在一点。他笑出声来,稍微直起身并说道:“真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能长出植物来啊,宜野你很喜欢这种花吗?”    

“还好吧……”压迫感的减小让宜野平静了一些,他抓住机会站起身,使得狡啮不得不向后退上几步。“话说回来,你有什么事吗?”    

“哦,想叫你一起去吃饭的。”狡啮笑着。 

“刚上完体育课不是应该先换衣服或者洗澡吗……?”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走啦。”狡啮不等宜野座提出异议,利用比对方高的优势勾住他的脖颈把人向食堂带去,宜野座赶忙抓起桌上的文件,步履不稳的同时说道:“你快放手!”。

         

狡啮这才注意到那份文件,但他没有放手,问道:“这是?”   

“……毕业祭的企划书。话说你快放手我自己会走!”    

“不要那么冷淡嘛。”狡啮笑得灿烂,“这么说这次的企划变成你的事咯?”   

“……差不多就是这样。”宜野座对狡啮敏锐的洞察力感到吃惊,随之而来的居然是“被轻易看穿”后莫名的羞耻感,他抿唇不再说话。   

“那家伙,很早以前我就觉得他很恶劣了。”狡啮顿了顿,看了一眼宜野座,“说到底也不该是你的责任。”    

“你是说我不该答应下来?”宜野座皱眉看着狡啮,“难不成还有别人会做吗?这的确不是学习部长的管理范畴,但我不想惹多余的麻烦。”

     

“哈哈别在意,我可以帮忙的嘛。”狡啮揽着宜野座继续向前走,“这么说虽然不太合适,但好歹我也是个‘副会长’,也有我的责任。”    

宜野座再次扶了扶眼镜,“谢谢你愿意帮忙,但是我明天要回家所以可能不太方便。”    

“啊,你的确是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呢。如果你没什么不便的话,我可以去你家帮忙的。”狡啮似乎用真挚的语气说了什么糟糕的话,宜野座微妙的表情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倒也不是不方便……”

“不欢迎?”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   

“那就这样决定吧,”狡啮一脸轻松,“明天我和你一起回去。”

     

宜野座低头不作回答,大概算是默认。  

依旧无法让人拒绝,宜野座想,但似乎并不令人讨厌啊,狡噛慎也这个人。  

狡啮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在安静的周五下午的校园里,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呼吸,这比心跳更令人心安。 就连自己也没料到,二十分钟前的那一幕,他竟会在十多年后还记得无比清楚:将目光投向窗外的少年有着轮廓分明又带着稚气的脸,身子却坐得笔直,像一株拔节生长的植物。

        

果然和堇花很像啊。  

狡啮笑得爽朗,放在宜野座肩上的手微微用了力,接着说出了令自己今后无比后悔的话:  

“宜野,再长高点吧。”

         

“请进。”    

宜野座有些磨蹭地开了门,出于礼貌侧过身让狡啮先进门,狡啮倒是不客气,笑着说:“那么打扰了。”    

宜野座在狡啮身后关上门,正斟酌着应该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小巧的身影从墙角快速奔向了宜野座。

“汪!汪汪!” 

一只小哈士奇欢快地叫着,同时努力地立起身子扒拉着宜野座的裤腿。宜野座微笑着弯腰抱起小狗,说道:“Dime,我回来了。”    

被叫做Dime的小狗“呜呜”地叫着,摇着尾巴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主人的脸颊,惹得宜野座不禁笑着缩起了肩膀。

         

显然已经被一人一狗无视的狡啮愣在了原地,说真的这幅温馨的画面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大。直到Dime探过头来吸吸鼻子,把他吓了一跳,他才算回过神来。    

“呃……那个,宜野,”狡啮伸手搔弄着小狗的下颚,看了看一脸尴尬的宜野座,问道:“这是你养的小狗?叫什么……Dime?”    

小狗开始往狡啮那边蹭,宜野座索性把小狗给狡啮抱着。“嗯、嗯,Dime,刚养不久。”宜野座扶了扶眼镜,似乎是想掩饰尴尬,他蹲下身开始寻找室内鞋。  

    

“可你平常不都是住校?怎么照顾它啊?”狡啮揉揉Dime的脑袋,用双手把它举起来与自己对视。 

“……我祖母有时间就会过来,也算多亏了她,家里一直还能住人。”    

狡啮“哦哦”地回应着,脸和Dime越凑越近。    

“抱歉啊狡啮,家里没有备用的鞋子,你先穿我的吧……”宜野座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抬头的时候刚好看见Dime伸出舌头快速舔了一下狡啮的鼻子。    

“哈哈哈好痒……宜野,这家伙真的很可爱啊……”狡啮笑得十分愉悦,眯起了眼睛。    

见状,宜野座没忍住也笑出声来。但他随即咳嗽了两声,把头偏向一边说道:“我说你是来帮忙的对吧?那就别玩了快点开始工作吧。”    

“好好。”狡啮笑意不减,一手拉着宜野座一手抱着Dime向客厅走去。

         

夏日的周末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应该是趴在空调下舔着冰淇淋看着漫画度过的吧,但是这个周末对于两个高中生——宜野座和狡啮来说却是让人感到心烦意乱的。   

虽说他们都穿着居家的T恤和短裤,但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放着的不是漫画而是各式各样的图表和说明。   

狡啮用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滚动着鼠标,他一脸纠结,皱着眉头;对面的宜野座则几乎趴到了桌子上,也同样皱着眉,似乎在很苦恼地算着某个数据。

         

“啊啊……我觉得所有的创意都被以前的毕业祭用完了怎么办……”狡啮揉着头发,这可不是光靠学霸冥思苦想就能解决的问题。

“嗯……”宜野座依旧低着头,似乎没有仔细听对方的话。    

“喂宜野。”狡啮突然叫他。    

“嗯、嗯?怎么了?”宜野座总算抬起头。    

“我突然想到,要是那天下雨了游园活动是不是就要取消?”    

“是……但是不可能没有活动吧……?”    

“……所以我们需要多想几个室内活动预备着?”    

“……”    

“喂喂宜野你还好吧?”     

    

相比起满脸疲惫的宜野座和狡啮,Dime则显得十分悠闲自在,它舔干净盒子里的最后一滴牛奶,心满意足地趴到地毯上准备午睡。    

狡啮看着它只觉得自己真是心酸,连牛奶都喝不到。    

“宜野。”他开口叫道。   

“怎么了?哪里没算对吗?”    

“不,我只是想说现在已经两点半了。”    

“那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啊。”    

“不……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吃点东西?”    

“呃!啊这个……对不起我忘记了,你想吃什么?”

      

宜野座边说边站起身。一个上午加中午没吃任何东西又一直坐着,低血压使得他在站起的瞬间感到了眩晕。狡啮见状也快速起身扶住宜野座,这才避免了他摔倒在地。    

“没事吧?”    

“啊……没事,谢谢……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狡啮有些担忧地跟着宜野座来到了厨房,看着对方在食品柜里翻找了一会,最后一脸歉意地问:“只有牛奶和面包,可以吗?”   

“有吃的我就满足了。”狡啮不在意地笑笑,接过对方递来的食物。    

    

“宜野,难道你每次一忙起来就不吃饭吗?”狡啮咽下一口面包,问道。   

“也不是这样,这次是因为事情太着急了。”    

“你这个周末还有别的事吗?”    

“……有,而且很多。”    

“什么?”    

宜野座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说:“我的实验报告还没写完、笔记还没整理、下周三小测试需要告诉同学的重点内容我还没列好……”   

“这么说来你的事情真的很多……”

“所以我才着急。”宜野座顿了顿,“让你饿了那么久真是抱歉。”    

“都说了没事嘛,宜野你就别在意了。”    

“嗯……一会我们把活动预算做好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我自己弄。到时候我们就吃饭。”    

“好正式的感觉。”   

“请、请不要说奇怪的话!”

             

话是这么说,但等到真正把事情做完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期间两人苦恼得要死的表情可以忽略,现在狡啮呈大字形躺在地上做着深呼吸,Dime则在他胸口乐此不疲地踩来踩去。    

宜野座站在一边瞪着他。   

“虽说是很辛苦但你也太夸张了吧?拜托你好好坐到沙发上行吗?”

“宜野啊,你要知道对于我来说做企划什么的比背公式要困难得多啊,简直是对着脑细胞喷消毒剂嘛。”    

“真没想到年级第一也有这么苦恼的时候啊。”宜野座半真半假地揶揄对方,带着些微的笑意。     

    

狡啮哼哼两声没有回答,宜野座顿了一下,还是蹲下身说道:“今天辛苦你了。我看了一下冰箱,祖母昨天拿了些新鲜的食材过来,吃咖喱饭吧?”    

“自己做?”    

“当然。”宜野座看了眼狡啮,“虽说我做的不是很好吃,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噗,”狡啮笑起来,直起身子和宜野座平视,“我不是怀疑你的厨艺,只是觉得叫外卖不是更方便些?”    

“我拒绝。”宜野座习惯性地又去扶了眼镜。

         

“为什么?”

“速食我倒没资格说什么,但是像米饭这类的主食我是不会叫外卖的。”   

“不,我还是不明白……”   

“……总之,自己可以做为什么一定要叫外卖啊?还是说你不想吃我做的?”    

“我是很乐意的哟。”

“那就这样。稍等。”

     

宜野座起身走进厨房,流水声和翻找东西的声音很快传了出来。

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自己感到是一个人在生活吗?狡啮抱起Dime开始揉虐,“真是可爱啊……对吧,Dime?”

        

当狡啮把四五罐啤酒放到宜野座面前时,后者着实被吓了一跳。    

“你……狡啮你要干什么?”  

“来喝酒吧宜野,白天累了一天晚上不就应该舒舒服服地喝酒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还没成年吧!?”    

“很快就成年啦,只是啤酒没关系的。要成长为男人这是必经的一步,宜野你没法回避的。”    

“你少给我胡扯!总之我不会喝,你也最好别喝!”    

    

也许大家都认为狡啮是早就计划好的,可以说胸有成竹,但事实证明作为年级第一的狡噛慎也同学,虽然想法不总是很纯良,但也算是个正经的好学生,何况他带的啤酒是度数最高的一种。 

在他用激将法连哄带骗给宜野座灌下两罐啤酒后,已经喝了三四罐的自己也不是特别清醒,所以,大概接下来发生的事,我们只能把它归结为——本能。

      

  

★点我★


   

狡啮安慰性地轻拍着宜野座的背,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可对方的眉头一直紧皱,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梦魇,睡得总是不安稳。    

直到凌晨,宜野座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狡啮随即擅自使用了浴室,洗完凉水澡后总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他帮宜野座清洗了身体,并拉好被子。又到书房帮对方做好了包括整理笔记在内的学校作业。   

做起来不意外地很顺手,他不禁感叹果然企划书什么的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且不说狡啮这个擅自索取又擅自回报的家伙有多可恶,我们清楚的是,他喜欢着宜野座——这个在逆境中努力生长、坚强不屈,像堇花一样的人。    

即使还没买票就上车这个行为实在是太恶劣。

          

     

堇花

FIN.

             

   

FT:  

这真的!是我写过最长的短篇了好吗!!快来表扬我!!!QWQ    

即使狗血也请不要说出来,只想给大家看一个温馨的故事啊ww[喂    

因为喜欢现在用纸质文件的方式所以采用了半架空w[其实是为了避免BUG……

话说大家都明白“堇花=警花”吧?w不只是字音上的相同,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ww    

那么,谢谢喜爱狡宜的你能看到这里w

    


评论-4 热度-15

评论(4)

热度(15)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