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实验编号02. - 乔叶

兴欣的聚会一向热闹,虽然叶修一直默默觉得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会更加贴切。包子喝得高兴,按着叶修硬是给他灌了几杯。叶修这烟枪对酒倒是不怎么感兴趣,喝了几杯就打算用最常规的方法遁走,但身子才站起一半就又被包子一把拽下,包子说他要唱歌,老大要捧场。叶修呵呵笑着心里那个无奈,环顾整个屋子就指望能出点什么幺蛾子把包子的注意力吸引开,最后还是点心大大不负期望,很作死地从陈果筷子下抢走了最后一只鸡腿,于是陈大老板拍案而起,大叫着“这是给一帆的方锐你个混蛋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把方锐追得满屋子跑。

可不是“鸡飞狗跳”。

叶修难得给方锐的作死行为点了个赞,乘包子忙着拦截方锐的时候迅速闪人,跑网吧门口吹风去了。他从怀里摸出烟点燃,吞云吐雾神清气爽。烟抽了一半的时候叶修发现身旁多了个人,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笑着叫了声“前辈”。

“小乔你不和他们玩了啊?”

“他们在拼酒,我不会。”少年实在地答道,腼腆地又笑了笑。

“不会好,你这年纪别学他们混。”

叶修叼着烟说这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乔一帆看着面前的人扬了声音说:

“那我就跟着前辈啦?”

叶修点点头:“跟着。”

少年笑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站着说了点无关紧要的话,气氛相当轻松和谐,如果忽略掉身后突然传来的那声“老大呢?你看见我老大了么?”的喊叫的话。叶修怕被突然冲出的包子看见,逮回去一起“玩耍”,就往边上站了站,乔一帆跟着挪了几步,开口:“晚上风大,前辈我们回去吧?”

“嗯,好啊。”叶修难得晚上不打荣耀,早点休息也好。

兴欣的条件不比其他几家,每间屋子基本都塞了两个人,当初叶修很果断地把包子踢去了罗辑那,拉了乔一帆来住。他们两的房间里几乎没有烟味,叶修考虑着小乔还是个未成年人没刷下限在里面抽烟,为此乔一帆还特意对叶修表示了感谢,叶修心想这孩子乖成这样让人不心疼都难。

实际上事实证明叶修确实疼乔一帆,甚至疼着疼着就变成了宠。表面上叶修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只是他自己清楚他已经很难再拒绝这孩子的请求,何况乔一帆也从来不会任性胡闹。

所以当乔一帆爬上他的床说想跟他做时联盟一大心脏惊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但在确定少年不是在开玩笑后就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纯良无害的少年说要和确实有生理需求的自己来一发,来还是不来?

叶修内心的答案是来。

两人在探索着滚了一圈之后,少年乔一帆觉得自己打开了新大门,青年叶修则觉得自己完全是“咣当”一声砸开了新大门——疼,真疼。

有了第一次后面再来就有点顺理成章的意味了,但乔一帆很有节制,要求的次数频率很少,有那么一两次甚至还是叶修主动提出的。

今天包子给叶修灌的酒后劲还有点大,叶修洗澡时被热气一熏头就有点晕乎,出来躺在床上叫了声小乔。乔一帆也喝了点啤酒,没醉但也有点兴奋,刚才吹了吹风感觉冷静了一些,但被叶修带着水汽的眼睛一看就有点把持不住。

“怎么了前辈?”乔一帆蹭过去问道。

“屋里还有水吧?给我拿点呗。”叶修指使起后辈来也挺不要脸的。

“有的,我去拿。”少年乖巧地跑去拿了水回来给叶修。

叶修喝了几口,乔一帆又问:“前辈还好吗?还需要什么?”

“没事,就是有点热。小乔你也去休息吧。”

“还不困。”

“早睡早起——”

“前辈,今晚可以吧?”少年打断叶修的话,小声地问道,眼睛却发着光。

……这充满暗示又约定俗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叶修抬手揉了揉少年的浅色头发:“如果我说不行呢?”

少年的表情带上了失望,但还是笑着和前辈说了晚安,转身要往自己床那里走。叶修拉住后辈的手扬了嘴角:“好了逗你玩呢。过来。”



★点我★



FIN.


不老歌大法好_(:з」∠)_



评论(11)

热度(78)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