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米尔之泉 - 周喻

看不懂欢迎询问!虽然我可能都不懂(((

我好像到发情期了(×××



+++++++

Title:密米尔之泉

Author:既望     

CP:周喻

Supplement:杀手设定,苏,OOC,擦边球

+++++++

 

 

身穿家居服的青年默默站在落地窗前,他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看上去像是在欣赏着窗外被一夜大雪所覆盖的草地和街景。他墨黑的左眼里明明映着皑皑白雪,却又显得透彻明亮;而右眼里则像是弥漫着厚重的白色雾气,浑浊且不堪。青年随意放在口袋里的手按下了一个小巧的黑色控制器的开关,耳朵里的微型耳麦便没了那些嘈杂的声音。

足够了,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

身后的空调正源源不断地向房间里鼓出温暖的气体,喻文州却不甚喜欢空调里那股细微的焦糊味,回神之后终是按耐不住,找来遥控器关了它。他回房间抱了那轻软却足够温暖的羽绒被来客厅,将自己裹住后又拿起桌上的书翻开了被标记的那页,然而不过才看了两行,就被手机的铃响打断了思路。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有犹豫地接通。

“小周吗?有事?”

明明是不必思考的事情,对方却习惯性地沉默了一会,才答道:“我来接你。”

“老板让你来的吧……去哪?”

“……‘巢’。”

“居然这么快……”喻文州笑笑,却也不再多说,只是应了对方一声“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周泽楷说的“巢”,其实就是他们这个杀手组织的秘密根据地,他们习惯称其为“巢”,而称自己为“乌鸦”。喻文州喜欢这个比喻,因为它十分贴切:乌鸦既可以聪明优雅,也可以凶狠粗暴。

 

周泽楷在组织里是出了名的面瘫言少,再配上黑色的正装和墨镜,精英总裁之类的词尽可以往他身上丢。喻文州则从来是恰到好处,举止言语间都透露着一股子儒雅。喻文州用余光瞥一瞥周泽楷的侧颜,又微笑着继续看向窗外闪过的景物。两人便是一路无话。

两人一前一后地在并不昏暗的地下通道里往前走,极少会碰上人,也从不打招呼,所能听见的声音就只有鞋跟敲击地面的“哒哒”声。周泽楷已经拿下了墨镜,看不出神情地跟在喻文州身后。很快两人停在了一扇门前。

“小周进去吗?”喻文州微微侧身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看了眼对方又说道:“我等你。”

喻文州点点头,抬起手准备敲门,却突然被人拽住了另一只手的手腕。喻文州一怔,不解地看向周泽楷:“怎么了?”周泽楷却不开口也不松手,神情间倒是有些担忧和急躁。见此喻文州心下便是了然,安抚性地笑笑:“放心吧,老板不会为难我。”

“……任务?”

“没问题。”

听到喻文州这样回答,周泽楷这才点点头,松开了手。

喻文州微笑着拉了拉被捏皱的风衣袖口,叩响了房门。

 

喻文州进去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周泽楷当真就守在门口没离开半步。喻文州出来时差点迎面撞上这位“冷酷的”同僚,而后者正紧盯着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喻文州说道:“只是上报我收集到的情报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顿了顿,他接着说,“已经和那时不一样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传递的内容却还是让周泽楷微微皱眉,他稍稍移开目光,好像想要避开那只灰蒙的右眼。

“……担心。”

“不要担心。”喻文州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微凉的触感传来,周泽楷条件反射般地回握住,干燥温热的手心让人无法拒绝。

喻文州还是在笑:“走吧,送我回家。”

有了刚才的一番互动,打破车里的沉默似乎变得容易得多。喻文州开了口:

“等会有任务吗?”

知道喻文州不喜欢空调,为了防止前窗起雾只好开了侧窗,冷空气灌进来,和说话时呼出的热气相遇,一团稀柔的白气便浮在眼前,又渐渐散去。

“没有。”

“嗯。”喻文州回了一声,再没了下文。

倒是周泽楷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犹豫着开了口:“……有事?”

“没什么事,只是顺口一问罢了。你很少能有空闲的时间,接下来可能又要忙了。”喻文州看着对方笑道,神情间竟有些抱歉的意味。

周泽楷摇了摇头,沉默着没再说话。

车子停在喻文州家门口的时候正是寒风倾灌的时刻,喻文州扶着栅栏转身对周泽楷说道:

“天马上就黑了,没什么事的话,进来喝杯茶吧。”

 

“你知道我不喜欢空调,家里比外面也暖和不了多少,只是好在没有刺骨的寒风。”喻文州带着周泽楷进了客厅,脱了风衣,“坐吧。”

“冷。”周泽楷提醒着喻文州。

“那……小周能帮我去卧室拿件外套吗?我去厨房。”青年笑着问道,眼睛弯着像是月初的新月娥眉月。

周泽楷也不是第一次来喻文州家里,点点头转身去卧室拿了一件羽绒短外套出来,喻文州也拿了茶叶开水出来,看见羽绒外套不禁笑出声来:“就算我再怎么怕冷,在家里也不必穿这个吧?”

“多穿点。”周泽楷拿着外套,看样子是执意要喻文州穿上。

无奈穿上,泡上茶叶,喻文州挨着周泽楷坐下,顺手拿起了出门前在看的书。

“……要看书?”

“想说话吗?”喻文州眯眼笑着问道。

“……”周泽楷似乎是考虑一会,就朝着喻文州压了过来,伸手环住对方,又把头搭在对方肩上,开口:“抱歉?”

“是在问我为什么要抱歉?”喻文州任由他抱着,“难道以我们的身份来说,威胁恐吓甚至杀害他人就是合理的?因我而死的人很多。”

“没有。”周泽楷突然起身,直视着喻文州神情认真地反驳。

喻文州笑笑:“间接也算的。既然是任务,那么不论在其中充当什么角色都是无法回避的,只是我还是没能和你、和你们一样,站在‘前线’。”

“……”

“是我自己的选择——喝下密米尔的泉水。”喻文州看向周泽楷,左眼里闪烁着清亮的光,无神的右眼则浑浊不清。

周泽楷用手覆上喻文州的双眼,靠近,问:“可以?”

湿热的气息打在唇边的肌肤,喻文州笑着说可以。

 

滑腻的舌头探进口腔,穿上不久的外套又被脱下,压在喻文州身上的周泽楷稍微直起身问道:“开空调?”

“如果是平时我会说‘开吧’,”喻文州伸出手臂环住周泽楷的脖颈,带着他重新凑近自己,“但是今天我要说,‘不开’。”

周泽楷怔了怔,显然是意识到今天喻文州的不同,但不善言辞的他能做的就只有顺着对方的意思。其实喻文州从来不是一个需要别人担心的人。

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情欲却也越来越高涨,紧紧贴合的身体不觉寒冷。周泽楷的身形看起来清瘦,但有一层薄薄的肌肉覆盖,其实紧实有力。他亲吻着相比之下稍显瘦弱的喻文州的身体,用唇含住少许的软肉,然后舔舐。

在进入之前他将唇轻轻覆上喻文州闭起的右眼。喻文州笑:

“你何必这么在乎这只眼睛?它对我来说、嗯……并不是废物……”

“喻……”周泽楷只说了这么一个字,没了下文。

“呵……失去右眼,获得智慧,失去、笑容……我和奥丁还是不、不同的……唔……”喻文州环住周泽楷,迎合对方的动作,继续说,“用这只右眼、换来的智慧,终身、受益……”

“不是换……”周泽楷并不认同喻文州的说法。

“人生来并没、没有智慧……”喻文州看着周泽楷,后者停下了动作。

“即使现在知道密米尔的泉水苦涩无比,我也还是会喝的。”喻文州上扬的唇角仿佛盛满了他口中所说的泉水。它是不是真的苦涩?

周泽楷吻了过去。

 

智慧的沉重酿造了泉水的苦涩,却总有人来到世界之树的第二根树根边。

他们甘之如饴。

 

 

密米尔之泉

FIN.


评论(3)

热度(13)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