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 骸云

+++++++

Title:离歌

Author:既望

CP:骸云,微迪骸 

Supplement:清水,正剧,病态,OE

BGM:离歌-信乐团

+++++++



〉〉〉

听说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所以我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噗哈,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么?



云雀恭弥,你输了。

我很久之前就告诉过你了,你在这一盘输得一干二净一无所有。

可你偏偏不信。所以你为什么不信?


我恨透了你的高傲和不可一世,你到底是凭着什么资本敢下这样的赌注?

凭什么你眼睛里的冷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一成不变?这都几年了?

喂,你一定要逼我笑么?

明明你早就输得彻彻底底,没错,彻彻底底。


我不否认我是无赖,可现在看来,在你面前我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输了就输了死赖着不肯承认有意思吗?

噗别那么盯着我,我会笑场的。

咱们还是正经地来做个了断吧,说吧,怎样你才肯认输?


嘿,撒娇过了头那就是无赖了。你说的我我才不会答应。

你想得美。

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到底把自己看得多重要才能这么厚颜无耻?

好好我不跟你吵,你先冷静一下。反正我们都记不清这是第几年了,也不在乎这一时。

但是你记住,你输了。


我看着云雀恭弥放下酒杯转身离开。

无奈地耸耸肩。早已预知的谈判失败。

我越来越恨他了。

开始时觉得挺有趣就陪他玩,结果现在到被缠上了。

得,我自己犯贱才会喜欢上他,啊,曾经。

我现在可是恨他入骨。


我一根接一根地抽完身上所有的香烟,然后把酒一股脑儿全倒进嘴里。

啊,去死。

好心情全没了。


我揽过身边的女人把嘴凑上去就开始啃。

末了跟她脸贴着脸问,有没有烟?


于是她开始笑。

笑个毛啊有什么那么好笑?我最恨别人笑了。

接着女人说什么最喜欢我身上的烟草味。


听完我就笑了,真心好笑啊,只是没发出声音而已。

我保持着跟她脸贴脸的姿势悄悄告诉她。

所以我才不喜欢你。


我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撞在桌子边上。然后起身,像云雀恭弥那样转身离开。

出来后才发现居然是白天,但是天空一副死样,好像比我还倒霉。

街上当然早没了云雀恭弥的影子。

我伸手竖起风衣领子,以免冷风割断我的脖子。

我才不会如你所愿。


迈着大步前进,我都没数几十米的路就撞了几个人。

转过街角的时候我似乎用余光瞥见,云雀恭弥消失在前面不远处的另一个转角。

我翻个白眼继续前进,压根儿不打算把更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个人身上。


呸,今天有够倒霉。

要是只是今天就算了,我倒了几年的霉了。

况且是因为云雀恭弥,这才是最霉的。

所以说云雀恭弥你要怎么赔我?

你拿什么赔我?你要如何才能赔我?

你还剩什么?那点被你践踏已久的自尊?


算了,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我。

既然你死赖着不肯承认那么我就证明给你看。

事实上我一直在这么做,看看最后到底谁输谁赢。

没关系,反正我们现在都很闲,并且前面还有无尽的时间等着我们。

宝贝儿。在耐力方面,我可从来没输过。


哦呀,前面站着的是迪诺?


走近后他拍了拍我的肩,问了句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这么几年一直就这样。


我看了看他然后放弃勾勾嘴角的打算。

说,没事,就是刚才云雀恭弥又来找我了。他可真够麻烦的。

我错身打算继续走。


但迪诺显然不打算明白我的意图。

他一把拽过我就一拳狠狠打在我的鼻子上。

我可怜的鼻子,没碎也断了。


他大声吼着什么云雀恭弥五年前就死了,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点承认这件事云云。

哦,原来是五年了啊,好我记着了。云雀恭弥你也记着,五年了,就算你赔不了也给我记着。

等等,话说什么时候变成我不承认了?要不要这么颠倒黑白喂。


我直起身就立马还了迪诺一拳。

对方向后倒去的同时我也跟着向前倒去。


我躺在地上边擦鼻血边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云雀恭弥还活着这样的话了?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男人怜悯的目光就爆发出了笑声。

我若无旁人地笑得很大声,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你看,多好笑,我都笑哭了。


云雀恭弥,你快看。

明明是你输了,为什么他们却会对我投以怜悯的目光?

明明是你输了,为什么却是我躺在这里笑得哭了?


所以我才恨你,恨透了你。

凭什么一切都是由你决定?凭什么你自作主张我行我素却要我陪你进行一场对你来说永远不会结束的赌博?

你用自己的命做赌注的同时也逼得我搭上了我的命。

你要我的命做什么?我又要你的命做什么?


噗哈,亲爱的,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不是赌上了自己的命,而是没有说明我们到底赌的是什么。

你赌的不过是你死了之后我会不会死,而我赌的是我们最后是谁活着。

所以你该承认了吧,当你自作主张闭上眼睛的时候你就该承认了吧!

没错,你死了,而我活着!


我活得好好的,我现在还在放肆地笑呢。

我叫你别死你不听,所以你要我死我也不会听。

没错,别妄自尊大了,我才不会如你所愿。


我爬起来继续走,嗓子已经哑了所以也不用跟迪诺说什么,反正他不明白。

鼻血已经止住了,来场大雨就好了,把晦气的血迹冲冲。

我捂着鼻子抬头看前面的路,却看见了云雀恭弥。


那是个孩子,可他就是云雀恭弥,那双眼睛,我恨透了。

他瞥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而我期待的大雨终于落下。


云雀恭弥,我恨透了你。

凭什么所有的一切全是由于你。

凭什么,到了最后你还是赢得洋洋得意,而我输得一败涂地。



离歌

FIN.



FT:

关于最后,骸说云雀赢了是指转世的云雀恭弥还是原来的云雀恭弥,所以还活着;他输了是指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原来的他已经死了。

所以不论按照谁的赌法,谁输了,谁又赢了,大家自己判断吧。

我能说的,只有以上。



评论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