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苍 - 宜野中心

+++++++

Title:一路向苍

Author:既望

CP:宜野座伸元 中心[微狡宜]

Supplement:清水,正剧,独白,OE

+++++++



我大概已经两三天没有合眼了。这个世界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平,何况“无名的怪物”已经准备好了利齿,开始撕咬这个国家的血肉。不过,也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

各方的压力都让我觉得透不过气,带着一系的人赶往距离稍远的事发地点时我的状态并不好——眼眶发青,胃也隐隐作痛。可我无法放松丝毫,哪怕这会引起我岌岌可危的犯罪系数再次上升。


我摸了摸干裂的嘴唇,脸上没有表情,我想眼神也应是如往常般的冷然。

车窗外掠过无数的全息投影,光怪陆离,全然没有“美”这样的感受。胃里一阵翻涌,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差得可怕。用手微微按住腹部,意识终于还是开始涣散。


车驶离城区后感觉稍微好一些,全息投影逐渐减少,在无人的郊外还看见了难得一见的真实的花草,一片不大的青绿色,呈现出自然生长的状态。空气中漂浮着湿润的泥土和青草气味,似乎给这个混乱的世界带来了一丝清明。

我浑噩地这么想着。


我依稀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和父亲来过这样一个地方,那个时候一切看起来都还好。父亲抱着我笑得爽朗,我拉扯着他已经有松弛迹象的脸笑得灿烂,母亲在一旁拿着相机按下快门,我想她的嘴角也一定噙着温柔的笑容。


没错,那个时候母亲还在,不论是在那时的我的眼里还是外人的眼里,我们都是幸福的一家。只是那样的幸福现在永远被锁在了那张薄薄的相片里——一个不该容纳它的地方,看得到却感受不到。

父亲成了潜在犯,母亲也因为压力过大的原因去世了,那时的笑容后来看上去只剩下了带着讽刺的罪恶——本来幸福就不属于我。


感觉是一种很不可靠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终将被消磨殆尽。我并不相信感觉,以至于我渐渐变得没有系统的提示就无法做出快速的判断。

或者也许我本来就没有这样的才能。这点哪怕是对于这个数据社会里的警察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然而狡啮刚好和我相反。


他从高中——甚至更早——开始就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无论是学习还是运动方面,都无可挑剔。他似乎天生便有着猎犬般的直觉,哪怕我再怎么不相信,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想法大都是正确的。

我不在乎荣誉这类的东西,但我心里却依然有着自卑的残影。虽然严格来说,我自身的素质也并不差,但是当系统认定我和狡啮一样适合的职业是警察时,我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从某种层面来说,我是羡慕着狡啮的,这份感情并不强烈,却丝丝渗透在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中。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从监视官变为潜在犯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快到我还来不及做出阻止他的举动,就不得不执行抓捕他的命令。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愤怒也好,痛心也罢,说来只觉得可笑。


我苦心维护的东西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丢弃,我所珍视的人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那么我一直以来的明哲保身是为了什么?

小时候的经历扭曲了我的思想,我无法违抗系统的命令,相较之下我更像一台机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作为冷血监视官存在着,但我依旧是失败的。


不甘。害怕。

接下来的路,我该怎么走?我至今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宜野……醒醒,要下车了。”

我恍惚间听见狡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睁开眼,发现眼镜不知何时已经被谁取下。

“抱歉啊,但是不得不下车了。”


我接过狡啮递过来的眼镜,没有急着戴上,而是转头看向大家。他们眼里含着担忧,但我却觉得我离他们太远。

可我没有时间再来犹豫。

已经要下车了。



一路向苍

FIN.



FT:

一路向苍,是通向苍凉、苍茫,还是苍白?

是谁走错了路,是谁应在此时回头,又是谁早已不在身边?

You never walk alone,but are you still here?

    

最后,明明是那么坚强与执着的一个人,所谓的弱气不过是内心的痛苦与孤独无法排解。他和狡啮是不同的人,狡啮的强健与他所谓的弱气,没有丝毫关系。当然,个人观点。

“剧本经过老虚的手后宜野变得更像坏人”,但他一直是个努力维护属下的好人,无疑。



评论

热度(9)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