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里的另一个我 - 狡宜

+++++++

Title:身体里的另一个我

Author:既望

CP:狡宜大概

Supplement:脑洞补刀,BUG以及OOC,最好别看

+++++++


宜野座伸元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衰弱了下去,仿佛被什么神秘力量所控制。

也许是长时间的积累,也许是突然间的发作,谁也说不清,只知道当他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连呼吸都很困难。

——就像身体里住进了另一个人,带着他自己的器官,掏空了宜野座的身体。


掏空。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宜野座的身体从内向外排斥着一切事物。

他无法进食,光是闻到食物的味道就会不受控制的反胃,却只是撕心裂肺地干呕;就算只是喝下点无味的水,也会马上吐出来,甚至带着触目惊心的血块。他呼吸困难,戴上呼吸机的时候却突然开始猛烈咳嗽,甚至无法呼吸,几近休克。


你看,这绝对不是简单的肠胃不适。没有什么地方是疼痛的,但宜野座整个人看上去异乎寻常的虚弱,像是已经病了很久。

因为无法进食,医生便给宜野座吊了针水,想以此维持身体机能,但自从药液进入他血管的那刻起,四肢百骸就传来了蚀骨的灼烧之感,皮肤还泛起了红疹,这个过程并没有用太长时间。我暗示过吧,宜野座的病情恶化得很快,仿佛就在一切就在一瞬。


凶猛而怪异的病症,连身经百战的省院医生都手足无措,却又兴奋不已。

他们给宜野座优先安排了他们能做的全套检查,用最快的时间弄出了结果,那时狡啮正在常守的陪同下往医院赶来。

医生们当然不知道当狡啮听说宜野座被送进医院时的脸色是怎样的可怕,他们也无暇顾及,因为他们已经被检查结果骇得目瞪口呆。


狡啮拿到的第一份关于宜野座病情的资料是他的病危通知书。然而病情描述一栏里写的却是简单的“无法查明”。狡啮当然不信可是我信,这本就是被可怕力量控制着的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事。

这一点我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因为没人会信。


医生给了狡啮所有检查项目的单子,那些结果显示的都是正常甚至健康的数据。那应该是一个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的人的检查单,可上面却清清楚楚地印着“患者:宜野座伸元”的字样。
哪里都对,哪里都不对。


也许医生该为自己的无能苦恼,也许先知系统该为自己的无知惶恐,也许狡啮该为自己的迟钝愤怒。可这些仅仅只是可能不确定事件,现在就在眼前的、已经迫在眉睫的,是宜野座已经病危。

他不能死。

狡啮现在满脑都是这句话在不断重复,他惶然但并不无措,别忘了他有着优秀猎犬的敏锐嗅觉。他做好消毒换好防护服进入隔离室,发现宜野座并没有昏睡过去。他松了口气。

“宜野。”他开口叫出这个名字并走近宜野座,后者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动了动嘴唇,却只发出了勉强呼吸时的“嘶嘶”声。

“宜野,听我说。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你不会有事明白吗?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只要你想活下去,就不会死。”狡啮的指腹摩挲着宜野座苍白的脸,却使得他不断颤抖。“你不应该这么死。别开这样的玩笑吧?”

宜野座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拉着宜野座长了许多血泡的手坐下,看向宜野座的目光担忧并含着鼓励。宜野座拼尽了全力回握住他的手,不顾脓血顺着手臂一路蜿蜒。


宜野座的确不会这么死,他连眼都无法闭起。不只是因为缺氧而引起的剧烈头疼和因为药物引起的全身灼痛,还有闭上眼之后变得过分敏感的感官。这里是安静得连呼吸都听不见的医院隔离室,但宜野座却觉得周围嘈杂不堪,混乱无序。

他本该虚弱到晕厥,但现在却只能清醒地接受着外界的浸蚀。他在噪音中听见狡啮说的话。他不想死。


时至今日,还是谁也说不清是否有“神秘力量”的存在,更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力量。不过要是我说,那应该是人类的意念。


宜野座的身体开始好转,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依旧谁也不得而知,包括几乎日夜守在宜野座床边的狡啮。似乎正像狡啮说的,这只是个玩笑,是个恶作剧,而大家不过是被牵线的木偶。
医生们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个病例说成了奇迹,他们给的解释是“突发间歇性器官排异”,并提醒说宜野座很有可能再次发病,最好多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对此唐之杜也是毫不犹豫地就嗤之以鼻。


她提醒狡啮最好给宜野座找一个可靠的心理医生,越快越好。彼时宜野座已经恢复得不错,能吃下简单的食物,能接受药水,甚至能下床走动。

狡啮对唐之杜的建议不明就里,唐之杜的解释是宜野座的身体里明显“住进了另一个人”,这听起来肯定没有“简单排异论”科学,但不代表这就是错误的理论。她让狡啮好好考虑。


我是站在唐之杜这边的。这是“排异”没错,但原因是什么?

想必你也不会知道。


我记得那天晚上风特别大。浅眠的宜野座安静地醒来,看见狡啮趴在床边睡得并不安稳,他皱着眉,嘴里喃喃说着什么。

宜野座屏息听着,他听见狡啮模模糊糊地说,宜野,你不能死。佐佐山已经走了,你就不能再走。


其实宜野座五感还是很敏感,他听得很清楚。听清楚了他便笑,是很大仿佛也很开心的笑容,只是没有笑出声音。

片刻间世界真的寂静到连呼吸都听不见,心电仪上显示的波形图案随着宜野座的嘴角一起落下,变得平缓。

接着就是撕裂寂静的尖叫,寂静之后没有间隙的尖叫。


宜野座病得毫无征兆,死得却在征兆之外。什么科学什么常识,这里再也没有提的必要。你看,狡啮被惊醒的一瞬他都不明白是什么在撕心裂肺地尖叫。


我记得那天的风特别大。你知道是什么在尖叫吗?


身体里的另一个我
FIN.



评论(9)

热度(17)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