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 - 狡宜

+++++++

Title:声

Author:既望

CP:狡宜

Supplement:继续补刀,单箭头,正剧脑洞,OE

BGM:声-天野月子

+++++++



〉〉〉

假如说你生存在海底的话,我会舍弃双脚化作鱼吧。



〉〉〉

假如我把一切都告诉你的话,你一定又会毫无顾忌地嘲笑我吧。

假如你还能听到的话,我一定,会说出声来的吧。



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它绵长且无比真实,甚至让我将它与现实混淆,处于浑噩边缘,无法自拔。

听着。我现在站在海边,在清晨日升之时,看着渐行渐远的船只,把一切都说给你听。


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和我同在陆地。也许我们从未并肩而行,也许我们注视的东西从来不同,甚至我们也许正在背道而驰,但至少,同在陆地。

我是真的迷恋那种坚实可靠的感觉,那让我感到安稳和温暖。以前经常被人揍到躺在地上无法站起,就如我和你初次见面那样的情景。但是你们都不知道吧,我其实不想站起,暂时的逃避就好,我也不过只是想要片刻的温暖而已。


但是你不明白那种感觉,你不屑一顾。三年前你奋不顾身地跳入深邃黑暗的大海,留下我站在海边那逐渐被吞没的陆地上,那快要完全冰冷的、处境危急的陆地上。

可我对此没有丝毫怨念,至少这点你该明白。就算你丢弃了我们之间将近十年的感情,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我们注视的从来不同。


可我,一直在试着向你靠近。我醒悟得并不算晚,我意识到你其实本应生存于海底,身体就先于意识离开陆地,浸没在深似无底的海里。

我怕,可我还不曾绝望。我试图找回你,因为你总归无法找回他,我还是怀着希望,自欺欺人般地,怀着希望,对着海水无声地说着,回到以前吧。

但我知道,其实你本应生存于海底。


或许这本就是幻境,只是它真实到逼得我快无法呼吸。我依旧怀念我的陆地,在偶尔清醒的时候,只是这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无法控制自己越坠越深。

但是只要能更靠近你的话。


我现在说给你听。即使到了失去鲜明伤口的现在,我依旧怀念着我的陆地,并且以后还将继续怀念。就算我终于还是知道,我同样本该生存于海底。

但即使这样,我和你却从来没有同在海底停留过。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就从来没有找到过你,你早就不在了。我知道的。


太阳上升着,模糊的淡金色海面和陆地,都是温暖的吧。

我不清楚你是否感受得到,我却是只能用冰冷麻木的身体去感受,然后用想象得出个美好的结论。


你总该记得,那年你在我左臂上刻下的青色印记。当时你喃喃说着什么,却故意不让我听清。我探寻着你留下的残音,却始终没有得到结果。

然而现在,你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了,无论是青色的刻印还是你的残音,都浸润在了咸湿的空气中,被温暖的海风带走了。

并且再也不会回来。


你对我说你三年来都是为了佐佐山,那么我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告诉你,这三年来我都是为了你?

你们都不知道吧,因为我从来不说。

但是我现在说给你听。我舍弃了对你的希望,可我还不曾绝望。既然你已经无法回来,那就让我来接近你。

我想过的,既然已经选择了海底,何不舍弃双脚,幻化为鱼?


我以为我可以被你那双拭去了惩罚的手腕拥抱着沉眠,哪怕那时再没有温暖可言,我也能安然处之。

只是我忘了,你并非海底游鱼。


我没有怨念地接受了一切,从开始到现在。我至少追求过,就算都是幻觉。

我终于明白,什么才是幻境,什么才是真实。


我最后一次站在海边,把一切都说给你听。

我们之间的一切,只是海面上漂浮着的泡沫,逐渐侵蚀掉,逐渐遗忘掉。

你带着你的声音消失在海天之际,我亦不会一直记得你。

但这些话,我一定要说给你听。


我将永远沉没在没有声音的海底,没有希望,不曾绝望。


所以。听着。


假如说这些话,能够传达给你的话,就算把我的声带取出,舍弃也无妨。



FIN.



FT:

一气呵成的超短篇。

有些设定和描写是根据歌词来的,大家能明白那些意象吧?陆地和海底,温暖和声音。



评论

热度(4)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