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切子 - 骸云

+++++++

Title:江户切子

Author:既望     

CP:骸云

Supplement:和之美系列一

+++++++



六道骸在看到江户切子的第一眼就被那些闪耀着的漂亮光芒吸引了。

他那时不过五岁,跟着经商的父亲从意大利来到遥远的东方国度,寻找一些可以引起欧洲人兴趣的东方传统工艺品。然而尽管六道骸极力对父亲表达了对江户切子的认可与喜爱,父亲最终选定的却并不是江户切子。

“是很漂亮,但不够特色。”

六道骸记得当时父亲的评价,年幼的他无法对父亲的评价做出评价,出生在商人世家让他从小懂得经商不是只凭自己的喜好,但他也懂得,在这些花纹繁复的美丽玻璃器皿中,有着一份极为重要的,需要商人和手工艺人共同守护的东西。


如今已经二十五岁的青年,在前往日本的前一夜还在把玩着二十年前带回来的那个小小的杯子,它在明亮灯光下潋滟着如蓝宝石般的色泽,切割出的白色花纹相比起那些可称为珍宝的切子就显得简单甚至拙劣。不懂的人看不出它的纯粹与质朴,而懂的人又会嘲笑它的寒酸与小气。

六道骸在平常的生意往来中也遇见过一些对江户切子感兴趣的人,但交流归交流,他从未在别人的议论与好奇中提起过,这个普通无比的切子里,承载的是当年一个人的一个眼神,而六道骸将其看作了一种约定,带着某种一厢情愿也未可知。

蓝色头发的青年笑笑,把杯子放回绒布的盒子里,又放进了行李箱。


初春时节的日本依旧寒冷,六道骸裹紧大衣再次走进了那片与二十年前相比已有了很大变化的商业区。那家店铺的位置自然是不会记得,但稍加打听,很容易就能找到。

一眼看过去,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副粉尘弥漫的情景,唯有店门口那块刻写着“江户切子”的招牌未曾变化。

刚一进店,就有穿着和服的女孩笑着迎了上来,俯身鞠躬:“欢迎光临,请随意观览。”

不大的店面里有着许多种类的切子,但并非如卖场一般拥挤地摆放着,看得出店里的每一处都是经过人为的精心安排与设计,但又能自然而然地体现出切子的意境与美。六道骸已然是见过不少的江户切子了,虽然这个地方是当初遇见切子的所在,但他此刻更为迫切的心情,是见到那个人。

于是他对女孩说:“我是一名意大利的商人,来这不仅是为了欣赏,而是希望能与你们的当家人洽谈,进而合作。”

女孩微微一笑,神情是习以为常,对六道骸说:“既然这样,还请您随我来。”

六道骸点头致意,忽又想起什么一般地叫住女孩。

“请问,现在你们的当家是……?”

“恭先生。”


跟随女孩穿过一个日式庭院后,接待他的是一名男性,被引入一间和室坐定后,对方送上了名片。

“鄙人名为草壁哲矢,是云雀财团的代表。听说先生与云雀财团就江户切子方面有商业合作的意向,那么相关事项就由鄙人代为商议。”

“抱歉,你们的当家——恭先生,不直接与我商谈吗?”

“关于这点,虽然本家并非大型财团,但因为现任当家对于商谈之类的事并不喜欢,所以——”

“听你这么说,我想你们的恭先生的心意,与二十年前并无不同吧?”

草壁闻言一愣:“您是说……二十年前?”

六道骸点头,继续说道:“我曾与恭先生有过约定。我希望能见恭先生一面。”

“可是……二十年前的话……”

草壁显出为难与怀疑的神情,而这时房间的里室里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让他进来。”

“是。”草壁赶忙应到,起身为六道骸拉开了里室的槅门。


清冷声音的主人便是六道骸要见的“恭先生”,二十年间的容貌变化无疑是巨大的,可六道骸仅用了一眼,便确定里室中穿着和服跪坐着的黑发青年就是他当年遇见的那个制作着江户切子的男孩。

黑色头发的青年在六道骸进入室内后未着一言,甚至都未看过对方一眼,只是自顾自地抿着清香的茶水。

遭受此等待遇的六道骸反而一笑,自行坐到了云雀对面,但并未急着开口。云雀却仿佛正是等对方自己坐下一般,随即拿起茶壶为对方斟茶,同时开口:“我不记得与你有过约定。”

六道骸拿起对方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慢慢旋转着端详。

“有的。你用的这套茶杯便是证明。”六道骸说完,从身边的箱子里拿出了那个印着和招牌上一样字体的“江户切子”的盒子,里面放的便是和眼前茶杯几乎一模一样的那个有着蓝色宝石光芒的杯子。

“对于这个切子,稍微对切子有所研究的人都能看出这些线条的稚嫩,虽然笔直,但也刻板,毕竟,这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小孩子的作品了。”

“而你却一直留着。”

“留着。”六道骸点头,“当年父亲不愿收购江户切子,我临走前你就把这个杯子给了我。你当时没说一句话,现在我可以问你,你是什么意思了吗?”

云雀还是抿着茶水,语气冷淡:“现在我也不会说。也许我早就忘了。”

“可你也还留着这套茶杯,你不会忘。”六道骸顿了顿,“那么,听听我的想法吧。我对江户切子的痴迷可能超乎你的想象,这些年我来过日本多次,为的就是更好地了解这种手工艺品。我结识了不少制作切子的优秀的手工艺人,他们都——”

“你,”未等六道骸说完,云雀却突然开口打断,“话太多了。”

“……愿洗耳恭听。”六道骸看向云雀,而这时云雀也终于正式看向了六道骸。


“你父亲寻找的是正统的东方之美,其中和之美为清寂之美。江户切子作为西方与东方的结合品,纵然闪耀却恰好丢失了那份清寂。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二十年后的今天,你有能力收购这些切子了吗?”

“清寂之美,乍看粗朴,实则细腻。你说切子丢了那份清寂,而我倒觉得,和之清寂之美,正是体现在那些闪耀着光芒的繁复线条中,那就是匠心。全凭匠心而制的江户切子,值得我为它付出心力。所以我的回答是:有。”

“你只需要回答‘有’就可以了。难道啰嗦是意大利人的处世之道?”云雀挑眉,似有不满地看着蓝色头发的青年。

“我竟不知道,无礼是日本人的待客之道?”六道骸笑着反问,把云雀恭弥眼中怒火下的满意看得清清楚楚。

“我倒是好奇,”云雀没有继续与其纠缠,再次敛了目光,“你如何会信任一家连正式名字都没有的手工作坊。”

“正因为你们家的名字就叫‘江户切子’,我相信你们会是最出色的江户切子手工艺人,所以觉得直接用‘江户切子’为名不是狂妄之举,而是向世人昭示着你们会成为江户切子的代表这份决心。”

“你相信?”

“因为你眼中的神情,二十年未曾改变,我也并非一厢情愿。”


“云雀恭弥。”云雀难得扬起嘴角,报上全名。

“六道骸。”

“有一句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不能让江户切子在意大利闪耀,现在就把那个杯子砸了,滚吧。”

“何止是在意大利?”六道骸还是反问,将那个杯子重新收好,放进了箱子里。



江户切子

FIN.



评论-2 热度-9

评论(2)

热度(9)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