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死那个EMS

眼看着年关将至,全国各大快递在准备停运的同时也在紧张地整理着过去一年来的各种业绩数据和错误报备,好在年底的全国快递大会上展示自己努力工作的成果。今年的大会就定在今夜,全国各地的快递不论在业内的身份地位高低全都齐聚一堂,除了EMS。

往年EMS都是趾高气扬地准点到达,不早不迟,一副业内大哥的派头,而今年的开场时间已过,还迟迟不见他的踪影。大家坐在一起就最近几天的事窃窃私语,却没人大声说出声来。最后还是一向欢快开朗的韵达站了起来。

“我说,各位,这会咱们要开吧?EMS一个人不来,难道要我们全国那么多的快递等他?”

听见韵达的声音,大家渐渐安静下来,面面相觑,没人回话。

韵达等了一会,不见有人讲话就继续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这时全峰出声了:“你说的都对,可不等EMS,到时候他追究起责任,难道你一人承担?”性格阴郁又嫉妒心强的全峰和平常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的韵达一向不和,此时话语间的讥讽任谁都听得出来。韵达一听这话立马跳脚:“责任?能有什么责任?你不就是怕EMS怕惯了么?最看不惯你这种懦弱的家伙了!”

全峰气得脸色发青,正想开口反击,却被一旁的申通截住了话头。

“EMS一向压制着我们,客人一往他那投诉,我们查都不查就得马上赔偿,否则触了他的逆鳞,他只要稍微对你施压,你还想好好经营就难了。所以要说怕,在座的各位谁不怕?”申通不喜说话,但一旦开口说的必定是有道理的话,再加上含有警告意味的眼神看向了韵达和全峰,两个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家伙只好气鼓鼓地坐了下去。

气氛瞬时有点僵硬,申通说的确实是大家的痛处,一时间大家都是愤怒却无奈。“通家兄弟”中的老二——中通笑了两声开口:“这不要过年了嘛,大家辛苦了一年,都和和气气的,啊。我大哥说的嘛,理是没错,但要说怕,我相信大家还真不是怕,只是EMS作为一直以来的领军,这几分面子还是要给的,大家就稍安勿躁好吧?”

一直逍遥自在颇有几分仙气的国通抿着茶,就说了一句:“二哥这和事老的性格真是万年不变。”陈述的语气听不出有什么情感包含其中,国通从来让人捉摸不透。

“哼,国有企业嘛!”汇通抱着双手,似有不满话却只说一半,继而不再言语。

五兄弟中最小的圆通给自己和身边坐着的天天剥了块糖,眨着圆圆的眼睛问:“我担心的是再拖着不开会,结束的时候就很晚了,天天一个女孩子回去会不安全。”

作为为数不多的女孩子,天天笑着,说:“危险什么的我倒是不怕啦,只是大家知道的嘛,我笨笨的,发货比较慢,耽误太多时间客人又会抱怨了。”说完她吐了吐舌头,看上去像一块奶糖一样可爱。

韵达嘟囔着:“总要有个人来拿个主意嘛……”

一听这话,大家就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齐齐转向了今晚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顺丰。

顺丰就是那种有钱不任性,颜值高性格好的男神级人物,更重要的是,他是唯一能让EMS稍微收敛起大爷性格的人,如此一来,大家一直统一觉得顺丰是能做出决定的人。谁会反抗他啦,那种一笑倾人城的家伙。

被众人用期待的眼神盯着的顺丰有些不好意地轻咳了一声,用温柔但不腻的声音说:“EMS他最近出了些事,比较麻烦,他可能正忙于处理吧。这样,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他什么时候能过来,好吗?”

众人心中狂呼“好好好”。

顺丰就当着大家的面,拨通了电话。

“EMS?”

“啊、啊,顺丰啊……怎么了?”

“今天可是全国快递的年会啊,你不会忘了吧?”

“没……”

“快过来吧,大家都等着呢。”

“那个,我,那个……”

“我们知道。你过来,不论什么事大家一起解决。逃避可不是解决办法,总该是要勇敢面对的。”

“……”

EMS没有回答,顺丰只好说了声“快来”便切断了电话。

天天眨着眼问:“他会来吗?”

“我估计啊,他这次怕是不会来了。”一直在角落里玩着手机的快捷突然开口,回答了天天的问题,同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好吧,”快捷站了起来,“反正嘛我就是一小快递,无牵无挂,就说说我自己的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EMS这次不会来,为什么?因为他怕呀!平时一副大爷做派,说东没人说西,顾客投诉也无用,他家养的可是一群大爷。相信大家对于他死管我们却放纵自己,仗着自己是国有企业就无所畏惧的行为怨怒很久了。这几天网上疯了一样地声讨他,被他坑过的人的愤怒都爆发了,他怕嘲讽,怕有人堵着他要打他,更怕有人给他投毒!大家可能会问了:至于吗?当然至于!想必大家对于他的具体行为也都不是很清楚吧?来,今天我就把网上大家说的给你们念念。

“第一,偷吃。从海外寄的零食总量总会减少,几乎每一盒都被拆开吃过。第二,偷拿。手机什么的不用说了,凡是有点价值的都逃不过他的魔掌。第三,快件随意丢弃。找不到地址的,丢;不好送的,丢;掉地上的,不要了!”

快捷一说出EMS的这三点罪行,立刻引发了大家的哗然。韵达圆通天天吃惊地张着嘴,申通汇通全峰愤懑之色溢于言表,中通和国通则连连摇头,就连一向表情柔和的顺丰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同是快递,各位,EMS就是这么大爷!可这还不是最过分的,EMS,他丧心病狂地连录取通知书都不放过!学子苦读十余载,前程竟然因为EMS的不负责而毁于一旦!”

简直惊世骇俗,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荒淫无耻之事。如果说大家刚才还是惊讶,现在则完全是出离了愤怒,咒骂声逐渐响起,所有人无一不在谴责着EMS的无耻行径。天天不自觉红了眼眶,顺丰也是一脸凝重。

“大家都知道,国人想要寄信,只能靠邮局,因为全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即使信件丢失率很高大家也别无选择,至于具有纪念意义的明信片,更是很少寄到过了。”

“什么?!”全峰惊叫,“明信片几乎没有寄到过?!那么韵达你是根本没有收到过我当年给你寄的明信片了?!”

“哈?!你给我寄过明信片?!”韵达也是一脸震惊,拼命眨眼,然后反应过来,有些不可思议地问全峰,“你这家伙……不会是以为我不给你回复才一直对我不爽的吧?”

全峰涨红了脸说不出话,神色里尽是尴尬与恼怒。

快捷对于韵达和全峰之间的爱恨情仇也是始料未及,愣了一愣,然后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在座的各位,请听我一言。对于EMS的行为,既然受害者都群起而攻之,我们也不能再放任EMS继续给我们快递界抹黑了。今天,我就对EMS发出一声质问:呵呵复呵呵,敢问呵呵,几时休?!”

说着,快捷向会场大门一指,大家的目光都随着他的指引看向了门口。

而正好悄然出现在门口的EMS,在大家可怕的怒视之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神色。



FIN.



评论-2 热度-18

评论(2)

热度(18)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