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证明 - 初雾云

“作为人类,想要在这个时代生活,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张卡片。无论你做什么事,它都必不可少。”

“是类似于身份证明一样的东西吗?”

“不,准确地说,它叫做‘存在证明’,它包含着你的一切,不只是身份,还有你整个生命。”

“生命?”

“没错,生命。没有这张卡片,你就不存在。”


+++++++

Title:存在证明

Author:既望

CP:初代雾云 

Supplement:科幻架空,收录于全家雾云图文合志《Risveglio》

+++++++


天边的火烧云裹挟着浓重的昏黄向着某一处涌去,像是急于逃脱身后黑暗的追捕,显现出慌张和疲惫的姿态。艳丽到虚假的色彩,还有倾泻出的金色光芒,都在努力延伸着,却又无法抗拒地消失着。

阿劳迪靠车站着,抬眼望着天边聚集的云彩,秋日傍晚的热浪扑面而来,灼热的光线直射进他冰凉的蓝色眼睛,生理反应让他眼眶微微湿润,却没能柔和他冷淡的神情。他安静地站着,似乎在认真思索着什么,他深色的风衣下摆在来自黑暗的微凉风中摆动,光和影的分界线正向着他所在的位置移动过来。


他感受到风衣口袋里的微弱震动,于是他拿出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阿劳迪。”

“我是斯佩多。还不回来吗?”

耳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丝毫没有失真。

“有事吗?”

“在你后方,距你2376米处发生了一起砍杀案,死者是‘存在之人’。”

“那凶手存在吗?”

“不存在。”

“好,我马上过去。”

“阿劳迪,你知道,我是想让你现在就回来的。”

“……我知道。”


阿劳迪驱车赶往事发地,天色渐渐变得昏暗,车窗外的景物都模糊起来。

斯佩多传送来了现场视频。

死者就躺在市区的步行街上,鲜红的血液从他身下蔓延开来;凶手则跪坐在尸体旁,手里还握着带血的尖刀,木然地不知将目光投向了何处。

为数不多的行人都匆匆走过,只是害怕地瞥一眼地上的尸体,不作任何停留,而对于一旁的凶手,就像是全然看不见一样。


“注视‘不存在之人’,是不被允许的。”


阿劳迪在路边停下车,然后向着死者走去。路上的行人在看见他戴在衣襟上、镌刻着德国鸢尾的徽章后,便纷纷怀着敬畏与嫌恶的心情让出了前路。

在凶狠的瞪视下阿劳迪蹲下身确认了死者的死亡,继而他转眼看向凶手,开口:

“你杀了他?”

“终于有人承认我的存在了?”凶手突然笑起来,“是啊是我杀了他!可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怎么会杀人呢!怎么可能呢,先生?”

阿劳迪的眼睛里依旧一片冰冷,“我没有承认。”

“你承不承认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你不过是那个所谓‘政府’的走狗!你只是一个连感情都被设定好的机器人!先生,你甚至都不是人类。”凶手露出病态的笑容,用怜悯的眼神看向阿劳迪。

“我是。”阿劳迪拿出手铐拷上对方的双手,直视着他充血的眼睛,“我一直都是。”


把那个男人送到执行处后阿劳迪径直回了家,他的身形隐匿在浓重的夜色中,唯有洒落的月光偶尔会照亮他淡金色的头发,以及冰蓝的双眼。

他走到门前时已有人为他拉开了雕刻着花朵的大门,德国鸢尾的香气在鼻间流窜,而眼前的蓝发青年正微笑着看向他。

“欢迎回来,阿劳迪。”斯佩多说着,侧身给阿劳迪让出了路。

阿劳迪微微点头作为回应,默然地走进了这个散发着温暖气息的空间。


“辛苦了。”斯佩多跟在阿劳迪身后,“我准备了咖啡和饼干,要吃吗?还是说,想先洗澡?”

阿劳迪把脱下的风衣丢在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斯佩多,不假思索地说:“斯佩多,你的笑容过于虚假。”

空气仿佛有一瞬间的凝滞,不过很快斯佩多做出了反应。他换上了无奈的表情。

“抱歉阿劳迪,我已经在尽可能地练习了。我不可能完全和你一样,你是人类,阿劳迪,而我只是一个机器人。”

“我明白。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

“如果我的笑容让你感到不舒服,我可以不笑。”

“不需要,你不必为我改变既定的程序,”阿劳迪扯下领带,“这么做只会让‘统治者’不安。我先去洗澡。”

“好。”


在浴室氤氲的水汽中,阿劳迪却不能放松,他闭着眼仔细回想了一遍在不久前开始计划着的事情,每一个行为,甚至每一句话语,都快速在他脑海中演绎了一遍。他不能让斯佩多知道有关于这个计划的丝毫,因为它充满了冒险,同时也是人类反击的关键。

在这个机器人不再为人类所用、反而已经控制了人类的时代,人类想要取回原来的地位与权利,只能发起孤注一掷的反击,即使成功的机会堪称渺茫。

阿劳迪睁开眼,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颗发散着莹莹绿色的药丸,吞下。


阿劳迪穿着浴衣走了出来,斯佩多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他走了过去,坐到了斯佩多的身边。

“阿劳迪,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这么问?”阿劳迪看着斯佩多,平静地反问。

“你骗不了我。”斯佩多严肃地看着阿劳迪,语气却不强硬,“我需要了解你,我也知道你一直对‘存在证明’的制度颇有微词。可是阿劳迪,你必须明白,机器人作为完全理性的存在,更适合成为统治者,难道不是吗?现在的政府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人类需要‘存在证明’,可是只要人类犯一点错,就会被社会完全孤立。你们没有虐杀,可你们也片刻不停地清除着人类。你们不是单纯地想统治人类。

“这个社会不需要会犯错的人,拥有‘存在证明’的人类是值得为自己骄傲的。而你,阿劳迪,你和其他人类都不同,你被允许为政府工作,这是对你能力至高无上的认可。德国鸢尾代表的是‘神圣’,能佩戴着枚徽章的人,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斯佩多用与真人无异的音调说着,柔和却不带感情。他一直都在给阿劳迪灌输这些专制的、荒唐的理论。


斯佩多伸出手轻轻摩挲着阿劳迪的脸颊。他的皮肤触感完全和人类一样,也有着温度,虽然比人类的体温要低一些,但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从外表看来,他就像一个真正的人类。

“是你选了这份工作,不过如果你不愿再每天纠结于其中,我可以帮你申请辞职。”

“然后你们会把为此而封锁的记忆还给我吗?”阿劳迪顿了顿,“是我选了这份工作,所以没有放弃的理由。”

“我为你骄傲,阿劳迪。”斯佩多笑着,“我们可以帮助人类忘记他们不需要记得的事情,我们可以帮助人类在这里生存。我不能把记忆还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治疗’。”

“我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希望你不要拒绝。因为这么做可以帮助你,帮助我们。”


阿劳迪尝到了混合着花香的咸湿滋味,说不清哪个味道更为浓郁,但它们都很温暖。它们刺激且麻木着神经,随着斯佩多的舌头在阿劳迪的口腔里翻搅,阿劳迪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变得柔软。斯佩多支撑着阿劳迪的身体,开始爱抚和搓揉,甚至探入。

他发出微微的喘息,像一个被挑起性欲的人类。

在他们联合的一瞬,阿劳迪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思维的探入,它游走着寻找着信息,试图了解阿劳迪所有的想法。

——我看到了绿色的结印,比原来的大了一些。

——也许是政府的人又封锁了一部分记忆。

斯佩多安慰搬地亲吻了阿劳迪的额头,但没有停下动作。

阿劳迪看到有些散发着温暖光芒的小颗粒在顺着血液流动,达到他的四肢百骸。他渐渐不能再思考,任何话语也都是多余。

像太阳一样啊。


“感觉好些了吗?”结束之后,斯佩多问到。

人类在被“治疗”之后会感到无比的轻松,甚至寻觅不到痛苦的痕迹。

为了让人类不再承受痛苦。

或许阿劳迪应该感谢斯佩多,但他明确、不断提醒着自己,它们,包括斯佩多,到底偷走了属于人类的什么东西。

阿劳迪没有回应斯佩多,他闭上了眼。


阿劳迪要提防的不只是斯佩多。

斯佩多是政府配给他的伴侣,他要做的就是让阿劳迪不怀二心地为政府工作,监视他,消除他在与“不存在之人”接触时产生的负面情绪。但政府不能完全依靠斯佩多,毕竟阿劳迪是接近了“核心”的人类,它们每天早上,在阿劳迪开始工作之前,都会用机器链接他的大脑再扫描一遍,寻找被遗漏的记忆,加固原本的封锁。

冰冷的机器没有斯佩多故作的温和,连暖黄色的小颗粒似乎也不够温暖。


“你甚至会忘了‘你是谁’,阿劳迪,即使这样你还愿意这么做吗?”


乔托曾经询问过他的选择,但他别无选择。

幸存的人类都在接受记忆的封锁,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低等的人类”,但被破坏了神经的他们会丧失作为被控制者的耻辱感。一旦所有人都经过了“处理”,他们就完全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先用‘记忆封锁’控制人类,再用‘存在证明’的制度一点一点清除人类,它们从来不会脏了自己的手。在事情演变成那样之前,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如果自己率先封锁了记忆,它们的封锁就毫无作用了。

“什么时候能解开封锁?”

“在它应该解开的时候。阿劳迪,你需要拿到‘存在证明’。”


如乔托所说,在一开始阿劳迪确实忘了自己“是谁”,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他也知道他忘了一件他非完成不可的任务。

他被选进了政府,认识了斯佩多。他和普通的人类一样,在麻木的状态下工作着。在他取得政府的一些信任之后,他被自己封锁的那部分记忆也因药物的失效而渐渐浮现出来。

一开始只是一些很零碎的影像和词语,并且往往在他理解清楚之前,斯佩多就会将它们封锁,阿劳迪会再次遗忘。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乔托送来那些绿色药丸的那天。

“你是谁?”

“你会想起我的。”


阿劳迪在接受斯佩多和政府的封锁前会吞下药丸,这个药的作用时间不长,待药效散去后阿劳迪就会再次想起那些片段。终于,在一段时间后,他清楚了自己被交付的任务。

乔托他们一直隐藏在外,阿劳迪将作为内应,完成整个计划。

阿劳迪虽是政府承认的合法公民,但因为他为政府工作,便失去了仅剩的“独立性”——他的“存在证明”在斯佩多手里。

其实“存在证明”的本体不过是一些数据,包括“被证明存在之人”的姓名、身份、经历等。这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东西,却是政府允许你继续生存的唯一证明——一张记录着这些数据的卡片。

阿劳迪不动声色地继续潜伏,寻找机会拿到属于他自己的“存在证明”,只有拿到这张卡片,并继续为政府工作,他才能为乔托的计划提供有利的帮助。

但这无疑十分困难。


阿劳迪已经明确,想要自己从政府大楼里拿出卡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无处不在的监控会使他、使他们的计划暴露在被毁灭的危险之中,他不能冒险。何况数据传输必须经过斯佩多,要怎么骗过它?一个没有感情、只会遵循程序的机器人?伪造数据也不可能行得通,卡片有特殊的识别条码,阿劳迪无从知晓。

可是阿劳迪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制定一个完美的方案了。斯佩多说的没错,人类总是会犯错误,而因为很小的一点错误就被收回“存在证明”的人数在不断增长,因此而死亡的人数也在节节攀升。

“我们必须保证更多的人活下来!”

阿劳迪明白,时势从不等待,即便冒险,也必须一试。


“阿劳迪,你今晚还是要出去吗?”斯佩多看着穿戴整齐的阿劳迪,问到。

“政府里有事让我现在过去,和工作有关吧。你应该收到消息了。”阿劳迪套上风衣,把象征着“神圣”的徽章戴在了衣襟。

“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工作。如果只是回收‘不存在之人’,没有必要让你现在去。”

“想必是更为重要的工作。即便是你,斯佩多,有些事情政府也不会让你知道。你应该明白这点。”

“的确,有些工作我不便知道。”斯佩多平静地说,“但阿劳迪,一张‘存在证明’的卡片,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阿劳迪正准备放上指纹识别器的手停了下来,同时放在风衣里的另一只手握紧了手枪。

他转身,看向斯佩多。


“你知道多少?”

“大概全部吧。”斯佩多轻松地笑着,甚至耸了耸肩,“不过并不是从你那里知道的。”

“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阿劳迪握住手枪的骨节已经泛白,如果斯佩多真的知道全部计划,那么事情就早已暴露给了政府。

“我是斯佩多,你的伴侣。不过我并不是那个机器人斯佩多,”斯佩多收敛了笑容,他的表情现在看起来无比真实,“却也不能算作人类。”

“……”阿劳迪无法理解他的话语,但在吃惊的同时也没有停下计算逃脱的时机。

“你不用急着走,也不必担心事情暴露,我已经关了家里的监控,甚至连你盗用政府大楼的控制器给我发的信息我也做了掩饰。”斯佩多观察着阿劳迪的反应,“事情还远没有结束,阿劳迪,如果你愿意,你会发现事情有很大的转机。”


“告诉我。”阿劳迪沉着声说到。

“我曾经和你一样,是个人类。不过我接受了一定的改造——不,不是政府——所以我能作为机器人在这里生存。不得不说我做得不错,因为谁都没有发现这个难以置信的秘密,不论是政府,还是你。我可是一直在陪着你演戏呢,作为一个可笑的‘机器人’。”

“数据端口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以前是人类,我不相信你可以被改造成能通过自己身体接受信息的机器人。”

“所以我才说我不是机器人。实际上,我只是在作为人类的基础上给自己增加了一些配件罢了,如果你愿意视我为人类,我也会欣然接受的。”斯佩多的表情和动作不再做作,“至于数据端口,身体上的这个不过是个‘装饰品’,真正的端口是我的电脑。说起来,还必须感谢它们忙于对付人类,变得对自己的‘同胞’十分信任了啊。”


难以置信。虽说机器人外表看起来与人类无异,但内部构造却是天壤之别,让原本的人类作为机器人生活?谁会相信?

“想必你不会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确实不会。虽然作为机器人的时候我经常这么说,但是——这次你真的不需要知道。我知道我的说辞很难令人信服,”斯佩多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在自己手臂上割了一道口子,“但事实是,机器人没有血液存在于体内。”

暗红的鲜血从斯佩多的手臂上流了出来,在花香中阿劳迪确实嗅到了一股腥甜的气味。


但就算确实是人类的身体,也有可能是机器人的拥护者。

“你一直都在帮助它们阻止我记忆的恢复,你不是‘友人’。”

“我确实不是你们的‘友人’,不过,阿劳迪,你真的觉得单凭乔托他们几人的力量,就能够帮助你隐藏并恢复记忆吗?”斯佩多带着嘲讽的笑,“乔托的想法总是很天真。”

“……解释。”是乔托告诉他的?

“乔托的药物没有足够的药效,不可能完全帮助你隐藏记忆,在这样强度的数据扫描之下,必定有所纰漏。为什么你能一直保存着‘自己封锁的记忆’呢?”

“那些颗粒。”

“没错,阿劳迪,你的头脑确实令人佩服。我们做爱时,在你体内流动的颗粒确实是帮助你封锁记忆的,不过那也是我可以解开的封锁。还有,可能你不会相信,我以前给你灌输的思想,是配合着乔托的药物的,在你恢复记忆的期间,用话语刺激你受损的神经,恢复那份至关重要的‘耻辱感’。我从来不是在阻碍你,阿劳迪,我是在唤醒你。”


也许斯佩多说的是真的。阿劳迪自己也怀疑过,乔托他们都是一直隐藏的“不存在之人”,不可能弄到药效强大的A级药品。

“是乔托安排的?”阿劳迪问到。

“勉强算是,因为一开始乔托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你说你不是‘友人’。”

“但我也不是你们的‘敌人’,至少现在不是。”斯佩多向着阿劳迪的方向走近了几步,“我们所支持的人不同,阿劳迪,我不认为乔托有能力担当新的‘统治者’。不过我们在某些事情上,是可以‘合作’的。”


“我想知道,有多少人类是清醒的?”

“并不比你所知道的人数多多少,但我们可以让人数变多。”

“我从不知道受损的神经可以恢复。”

“你们不可以,但我可以,我可以唤醒沉睡着的人类。”斯佩多说得笃定。

“通过做爱?”

斯佩多听到这个问题后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没想到你会在意‘方式’。”

阿劳迪没有理会斯佩多故意的调笑,“只是觉得恶心。”他的语气与往常一样的镇静且平淡。

“这是机器人为了体现‘伴侣’的意义,进一步控制人类的方法,但不是唯一的方法。”


“我可以和你‘合作’,但我不会完全信任你。正如你所说,非敌非友,也是亦敌亦友。”

阿劳迪脱下风衣,向斯佩多走了过去。

“当然,我很可能会在时机成熟时给你们致命的一击。阿劳迪,也许我们的‘较量’也才刚刚开始。”斯佩多迎了上去,“你的那张‘存在证明’还那么必需吗?”

“在你能为我所用的时候,它确实不必需。”

“乐意至极。”斯佩多慢慢凑近阿劳迪,看清他冰冷的蓝色眼睛里跳跃的火苗,“现在,让我们打开那些‘故障了的’监控吧。”

斯佩多吻上了阿劳迪。


“我们有且仅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我们必须拼尽全力,去证明人类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存在证明

FIN.


评论

热度(18)

  1. Mr.N看月未成栖 转载了此文字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