辙 - 狡宜

+++++++

Title:辙

Author:既望

CP:狡宜

Supplement:学院梗,日常向,OOC大概

+++++++



〉〉〉

说什么白发如新,其实早已倾盖如故。



并不是错觉,正式和狡啮相识以后,宜野座的校园生活在某些方面变得不像以前那么不堪。就算宜野座的傲气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事实就是事实,自己是最能感受到变化的那个人。

早课间隙会收到早餐,甚至每次都会有一盒牛奶;中午被导师叫去帮忙整理试卷,在空空荡荡的餐厅会有人在等他;下午课后,也不再是一个人每天坐在图书馆。

这些变化真实地发生着,被动的生活方式的改变让人无法忽视,然而最令人感到难堪的——没错,难堪——是那些污言秽语和暴力事件的减少。


这本该是令人感到轻松的一件事,可是对宜野座来说,不安才是占据着内心的直观情绪。

他没有受虐倾向,但正常同龄人的生活却让他感到不习惯,追根究底,其实也就是自己不习惯被人关心和……保护。如果自己是女生,那么被一个并非亲人的人这么保护着应该是会感到满满的幸福吧,但是他并不是女生,相反,他可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生。


宜野座承认他一个人时偶尔会感到的寂寞,但这并非不能忍受,连被同学欺辱也是,大概这些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责难,所以,没有必要改变这一切。

何况他也不是什么懦弱之人,对于那些难以入耳的话,置之不理就行,对于暴力也是在一定程度内反抗和保护好自己就行,比起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的伤害,宜野座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精神指数。

这没有什么值得嘲笑的,宜野座很清楚,为了那些人渣而使得自己变成潜在犯才是最愚蠢的行为。当然,如果有人愿意自破廉耻,他也不是不敢和其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


现在这一切都被打乱了,而带来这些本不该有的负面情绪的人,正是狡啮。他对宜野座的感情,说是疼爱也不为过,对于这一点宜野座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

然而其他人的想法不会因为他的否认而有所转变,代替以往的冷嘲热讽的是窃窃私语,对这些很敏锐的宜野座就算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也差不多能猜个七七八八。正是这样才令他无比恼火,比起躲在背后乱嚼舌根八卦别人“桃色新闻”的人,那些对他的身世肆意侮辱的人简直称得上是“正人君子”了。


如果狡啮愿意做普通朋友的话,宜野座不会不同意,甚至自己应该会很感谢对方,但是现在,不可能了。任凭是谁都看得出来,狡啮那些不在正常范围的表现。

「其实早该结束这一切,」宜野座想,「我到底在做什么才会一直拖到现在……说是狡啮的关心带着压迫性让人无法拒绝这些都是借口,真正无耻的是每次话到嘴边都怎么也无法说出口的我吧……」


此时宜野座正走在去往餐厅的路上,已经没有多少学生还留在学校里。

宜野座尽力整理好制服,但刚才在和那群人的推搡中留下的皱褶还是很显眼。

「算了,反正不打算再有所隐瞒了。」


半小时前,学校里的那群人渣“久违地”把宜野座堵在了会议室的门口,他们的脸上有着和以前不同的表情,带着暧昧,开口就是令人恶心的粗话。

“喂喂快看这是谁啊,这不是凭着自己的可怜身世就把咱们的偶像迷得七荤八素的宜、野、美、人嘛哈哈哈……怎么?现在一个人?要去找你的‘小狡’吗?先陪我们玩玩怎么样?反正你不就是希望被人疼爱吗哈哈哈……大家都来看看,潜在犯的儿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说着就伸手要扒开宜野座的衣服。

宜野座气得脸色发青,奋力挥开对方的手,猛地踢倒了几个人逃了出来。并没有人追来。

虽然经历了以前没有受过的侮辱,但现在宜野座却很冷静。

「终于还是发生这种事了么……也好,这样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今天就把一切都说明白吧。」


餐厅里空空荡荡,只有狡啮一人还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对于宜野座不规律的午饭饭点他已经习惯,也不知道那些老师是无心还是有意,总喜欢留下宜野座帮他们做事。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年级第一看上去并不那么可靠吧。」狡啮无声地笑笑,接着看见宜野座出现在门口,他招了招手。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饭了,我带了便当,随便吃点吧。”说着,狡啮把便当盒推到对面的宜野座面前。

“嗯。你……”宜野座抬起头看了眼狡啮。

“怎么了?”狡啮的眼中一片淡然,这不禁让宜野座莫名地生起气来。

“没事,谢谢。”宜野座打开盒子。

「这个男人这幅样子才是应该的吧,别再想其他的事了!」


宜野座安静地吃着三明治,狡啮在对面看着书,不时抬眼看看宜野座。宜野座却没有看过狡啮,仿佛不知道对方的视线落在了哪一样。

明净的玻璃没能挡住阳光的步伐,轻软的阳光柔和了少年的侧颜。本该是应景的安静气氛,但因为没能听到预想中的唠叨而使狡啮感到不安,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合上了书。

并没有询问,而是平静地等着对方先开口。换个角度来想,这其实是很过分的交往方式吧——明明是一副“我在这里”的姿态,却让人觉得无法开口,但狡啮显然没意识到这一点。


宜野座把盒子包好放在面前,说道:“便当盒我会洗好后放在你的储物箱里。”

“不用了,我来洗就好——”

“不,我来洗。”宜野暗暗深呼吸一次,抬起头,“狡,我有些话必须要告诉你。”

“……我就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是有原因的。说吧,什么事?”


宜野座直视着狡啮,努力使视线对焦。

“这三个月来,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这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一段情谊,我会好好把它珍藏在心里。但这些已经足够了,不需要你再做出些无谓的牺牲,我知道你只是同情我,但我不想成为你的绊脚石——”

“宜野!你明知道——”

“我明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同情我是因为你善良,就算你和他们一样鄙弃我对我来说也没有关系,所以你该明白,我不是那种值得深交的人。我们还是不——”

“够了!听不下去了!有人又对你做了什么吗?!”


狡啮突然站起来大吼,吓到了刚好进来买零食的几个女生,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脸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狡啮看着同样愣住的宜野座,稍稍缓和了表情,但还是看得出其中的怒气——这是宜野座第一次见到狡啮除了微笑和无奈之外的表情。


“我们出去说,这其中似乎有什么误会。”狡啮说着就拉住宜野座的手腕向外走去,宜野座挣扎着低吼,“放开我!狡啮!我们没什么可多说的了,没有什么误会!”

但狡啮仿佛没听见宜野座的话一样,自顾自地紧紧拽着宜野座向外走。


网球场后的小树林因为虫子较多平常基本没有人会来,而现在狡啮和宜野座就在这里互相瞪视。

“闹够了吧?就算你无法承受这件事带给你的挫败感,也和我没有关系了,我只能表示抱歉,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回去了。”说着宜野座就要转身。

“你承认了吧。”狡啮突然说道。

“什么?”宜野座停下脚步。

“关于你明白我的心情这件事。”

狡啮走近宜野座,眼神中透露出的无奈,竟让宜野座迈不了步子逃开。


他叹了口气。“我大概也能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那些流言不可能只传到你的耳朵里。中午你没有按时过来我就想,不是被老师叫去就是被那群人找麻烦了,但我没去找你,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在那时出现。”

“没错,我是不希望!既然你知道那就放过我好吗?你凭什么来插手我的事情?”宜野座愤怒起来。

“我只是希望你别再受到这样的对待。”

“你不觉得好笑吗?这些都是你带来的问题不是吗?!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别再靠近我!”


宜野座快速转身,狡啮急忙拉住他的手,使得对方重心不稳倒了下来。狡啮扶住宜野座却没再放手,在对方做出反应前先开了口。

“不要说这样的话!你根本不是这种人——”

“那我是什么人?难道现在不是我在告诉你离我远点吗?”

“即使你明白我的心情也要这么说吗?”狡啮的语言里带着怒气。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说些什么啊?!我从来就不知道你到底想——”

“我喜欢你。”

“你说什——”

“宜野,我喜欢你。”


严肃的语气清清楚楚传达着让宜野座理智崩塌的内容,狡啮抱着他这个事实也通过体温不可抗拒地传达了过来。

即使早就预想到对方的想法,可是当狡啮真的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宜野座还是感到了恐慌。他开始奋力挣扎。

狡啮毫不放松,“不要逃,宜野。”

“你快给我放手!”

“不要。坦率一点吧,别让自己这么痛苦。”


听见狡啮这么说,宜野座意外地安静下来。

“坦率?到底是谁不坦率?”

“嗯?”

“是你啊,狡噛慎也!你都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同情’……也许是我们的初次见面让你产生了错觉吧,你可能觉得保护我这样‘弱小的’人是你的责任,但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和我站在同一个高度来交往,你总是觉得自己比我高大不是吗?”

“唉……当然不是。”狡啮又紧了紧手臂,“你总说我‘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揣测别人的想法’,难道你不是这样?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你的想法,但我必须澄清几点。”


狡啮放开宜野座,和他面对面直视对方。

“我当然分得清‘喜欢’和‘同情’,因为我从来没对你产生过‘同情’这样的感情。在一开始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在想,‘这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啊’,所以我知道你根本用不着别人来同情。我对你做的那些事,也不是故意要保护你,这些只是喜欢一个人的正常表现吧,只是宜野你不知道罢了。”狡啮说着笑了笑。

“你!”

“宜野,你也坦白了吧。”

“……什么……”

“那我来帮你说。一开始你并没有拒绝我的亲近,后来传出那些流言而你也明白了我的感情,但还是没有马上拒绝我,明明平常你是个很理性的男人。今天被逼到无法逃避才下定决心和我断交,这更说明你要的只是一个逼迫自己的理由,这也从反面说明你自己是没办法推开我的吧?所以综上,你,宜野座伸元,也是喜欢我的。”

狡啮再次笑了起来。


“别在那自说自话了!谁会……”

“也只是对你才会这么说啊,平常我很少露出表情才会让你觉得有距离感吧?抱歉。”

“你……就不担心吗?”宜野座看着狡啮的的笑容,流露出不安的表情。

“担心什么?”狡啮装起了天然呆。

“这种关系是不正常的吧?!你没有想过你自己的未来吗?万一被这件事影响怎么办?!你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是说的——”

“偶尔也想想你自己吧,宜野。这些都不用担心啊。”

“什么不用——”

“这是你教我的啊——不用在意别人的想法和说的话。现在你自己倒忘了吗?”

“我……”宜野座一时竟无法反驳。


“为什么一开始我没有制止那些流言?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

“一是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狡啮停顿了一下,意料之中收到了宜野座的瞪视,“二是,我觉得如果是我们两个人的话,就没什么问题。”


“……太蠢了。”宜野座低下头,“我今天,是真的打算和你再不来往的。”

“那么现在呢?”

“……”

“哈哈,我当你是决定和我永远在一起啦。”

“没有!”

“诶诶坦率点吧,宜野!”



FIN.



评论(2)

热度(8)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