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喜乐 - 双花

200粉点文,标题是个槽点没错

现在写这个梗是不是有点晚,过年时想到的,现在年过了多久了(

 @ANNN 姑娘要的温馨向,我觉得这个说不上是温馨,就很平淡,可能没什么可看的(



+++++++

Title:平安喜乐

Author:既望     

CP:双花(平乐)

Supplement:对我不要太认真(×

+++++++



张佳乐在1月底的时候就决定留在K市过年,南方已经足够温暖的气候让他实在不想又带着羽绒服跑去北方。晚饭后他和孙哲平靠在一起看着娱乐节目,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楼上那家的小孩这几天都不闹了。

嗯。

对门那家也不再把垃圾放门口了。

那是因为你基本不出门,出门的时候人家已经把垃圾丢了。

哦……

“你想说什么?”

孙哲平在平板屏幕上滑动着的手指停了下来,侧过头询问地看着张佳乐。

“就是……今年我想留在这边过年了,你怎么说?”

张佳乐微微仰起脸看着孙哲平。虽说自己这么决定了,但还是要与孙哲平商量,张佳乐记得他已经大半年没回过在B市的家了。

“你想在哪就在哪,我无所谓的。不过,”他把平板的消息界面转给张佳乐看,上面是一条孙哲平公司那边发来的简讯,“公司让我去出差,B市那边的代理出了点问题。”

“B市?那……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明天早上你能去洗衣店帮我把羽绒服取回来吗?”

“能,明天店里一开门我就去。”张佳乐点头,又问,“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说不准,至少也要到快过年的那几天了吧。”

“要这么久?”张佳乐顿了顿,“那要不我们就去B市过年吧,省得你来回跑了,我一个人挺方便的。”

“我也是一个人。”孙哲平有些好笑地纠正他,又说,“别去了,那边太冷。”

“哦,嗯……我这不是觉得你这么跑来跑去地累嘛……”

“没什么,倒是你需要多运动运动。”孙哲平说着,伸手想去捏张佳乐腰上的软肉。

张佳乐连忙躲开,“动的动的,你看这不是没赘肉吗你别捏我腰痒……”

“那就不捏。”孙哲平没有继续闹张佳乐,关了平板起身,“准备睡觉吧。你已经洗过澡了是吗?那就先去睡,我去冲一下。”


孙哲平说完就进了浴室,张佳乐关了电视和客厅的灯,抱起笔电进了卧室。知道孙哲平不喜欢自己熬夜工作,张佳乐连游戏都没登,就打开QQ和微博刷了刷,回复了消息顺便反嘲讽了叶修。

孙哲平从浴室出来看见张佳乐抱着笔电窝在床上,就擦着头发凑过来看了看,没说什么。屏幕上叶修说张佳乐你什么时候把嘲讽技能练得这么好了,张佳乐转头看了看孙哲平,噼里啪啦打下三个字附加一个标点:要你管?

叶修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行,我不管。你们今年来B市过年?

怎么?你请客?

呵呵。

呵呵。

张佳乐停了一下,继续打。

今年不去了。K市这边气候那么好去B市干嘛。睡了。

张佳乐麻利地关了电脑躺进被窝,孙哲平靠在床头问他:“叶修找你有事?”

“没事,他能有什么事。睡了睡了,明天要早起。”

孙哲平有点不明白他说的早起是指谁,不过他也没问,关了床头的夜灯,把旁边的人拉进怀里。

一夜无梦。


“既然困为什么非要早起?”孙哲平看着跟在自己半步后打着哈欠的张佳乐问,伸手过去揉了揉他发红的眼眶。

张佳乐眨眨眼,“哎呀好久没有送你去上班啦,走吧我们去吃早餐。”他拉着孙哲平的袖口往小区门口走,在小店里坐下,要了两碗稀饭和一笼小包子,阿姨送东西过来的时候说好久不见你们一起来啦,张佳乐笑着点头,说是呀是呀,所以今天就一起来了嘛。

孙哲平往张佳乐碗里加了一勺白糖,提醒他小心烫,张佳乐应了一声,看着白糖一点点沉下去,拿起白色的瓷勺搅了搅。

吃完东西两人又折回小区去开车,张佳乐站在自家楼下目送孙哲平离开,车子转弯后他也收回目光,对着手哈了哈气。K市初春时已有艳粉的花朵绽开,在清晨寒冷的风中摇曳。张佳乐抬眼看了看正在迷蒙水雾中升起的太阳,把手揣进加绒的外衣口袋,向着洗衣店走去。

时间尚早,张佳乐到达时老板也刚刚把店铺的玻璃门推开。抱歉啊,来得太早了。来取衣服。张佳乐这么和老板说,眼角弯起。


接到孙哲平电话的时候张佳乐正在游戏里做着任务顺便纠结自己中午吃什么,结果孙哲平就在电话里说他一会回来,问张佳乐想吃什么。

“下午就走?”张佳乐不答反问。

“嗯。”

“那……小区门口右边那家的烩饭,还有米布。”

“好。我现在刚开完会,到家还有一会,你要是饿就先吃点什么。”

张佳乐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就专心清起手里还剩的任务。

孙哲平回来的时候张佳乐游戏里也正好结束,解决完午饭孙哲平就开始收拾行李,张佳乐站在卧室门口靠着门框戳着手机,提醒他B市会下雪,又说把羽绒衣放最上面,下飞机就要穿。孙哲平一一应下,而后两人一时无话。

“为什么你们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就喜欢让你去解决?”张佳乐把视线落在孙哲平身上,问他。

“因为我有气势。”孙哲平把箱子的拉链拉上,锁好,直起身很平静地回答。

张佳乐笑:“一般解决什么问题不都是在饭桌酒杯间吗?我记得你可是三杯倒。”他故意这么说,眯着眼揶揄他。

“又不是非要喝酒才有气势,能解决问题就行。”

孙哲平走过来抱他,他就顺势环住对方的背,还是笑,“行,你是大爷。”

孙哲平拍拍张佳乐的背,“时间差不多了,走了。”

“嗯。注意安全。”

“自己一个人在家也要好好吃饭,不要懒。”

“好……多大个人了这些事你就不要特意说了……”

“不说不行。走了。”

孙哲平说着,在放开张佳乐前又凑过去亲了一下,或者说,咬了一口。


接下来两个多星期张佳乐过的完全就是单身宅男的生活,每天就是代练代练,自己的号反倒不常上。家里被屯了好些粮食,还有可以送到家门口的外卖,要不是张父张母担心他在家里发霉,连请求带强迫地把他拉出门陪逛,他是真的打算在孙哲平回来前都不出门的。

年前的市中心一眼看过去全是人,正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紫外线强烈,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刺疼。张佳乐记得自己以前挺爱玩,朋友一约,没事就往外跑,现在却不,就好像眨眨眼,地方还是这么个地方,人来人往,繁荣忙碌,但自己已经没了精力。

他吸了口气,打起精神问自己爸妈:“你们要买什么?”

本来只有自己和孙哲平两个人过年,年货真的可有可无,糖花生瓜子什么的,两人也不爱吃,说是不要,被张母一瞪,张佳乐就知道她又要说过年哪能不怎样怎样的话,连忙接过话头说好好好,每样都给我来点。结果就拎了一年份的年货回家。


很快离除夕夜越来越近,张佳乐问孙哲平回来的时间确定了没,孙哲平在电话里说飞机票订的是除夕当天的。张佳乐静了一会没说话,听见电话那头嘈杂的背景音,噗嗤就笑出了声。孙哲平问他笑什么,张佳乐没说,就说我包好饺子等你回来,你飞机可别晚点赶不上过年啊。孙哲平本来想说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出口却是一个好字。

说起包饺子,张佳乐还是有些自信,虽然K市在南方,爱吃饺子的人不多,但张佳乐家里每年都会包上一些饺子放到冰箱里慢慢吃,他也就跟着学会了怎么包,不过也仅限于“怎么包”,馅料是完全不会弄的。原来孙哲平试过自己弄,味道也就是可以吃的程度,实在说不上好,比起孙哲平家里的更是差了太多,所以他们只要在K市过年,张母是肯定要承包馅料的。

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都说K市过年没有吃饺子的习惯,就不麻烦张母特意做馅料了,但张母高兴,说过年肯定要吃自家做的东西,难道不比外面买的好吃?你们天天吃外面的,平时让你们回家吃你们嫌麻烦,我就不勉强,过年的时候我可不答应了。

两人对视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接受了长辈的心意。关于每年过年吃饺子的习惯,是张佳乐坚持的,孙哲平其实对此没什么所谓,倒是张佳乐说以前在百花都吃的,现在也要吃,孙哲平就说好,去超市买?张佳乐瞪他,说自己包。

孙哲平说张佳乐性格更像随了张母,张佳乐想了想,说大概吧?我妈性格很可爱的。孙哲平笑,说他变着法地自夸,张佳乐也笑,露出了虎牙。


除夕那天早上张佳乐特意定了闹钟,想着年夜饭全靠自己一个人,不能偷懒,但在闹钟响之前张母就打了电话过来。

“妈?”

“起来了没?”

“闹钟都没响呢……”

“哎呀现在你都醒了,就起床快过来吧。”

“哪?”

“家里啊!”

“……妈你别闹了,我还要去买菜做饭呢……”

“你才别闹,你做的饭能吃?”

“……亲妈。”

“不是亲妈还能是后妈?今天可是过年,年夜饭要吃好的,你们不回家过年这事我也再不说了,你就过来拿回去吃吧!还有饺子,反正今天小孙还没回来,你就来这包吧,饺皮我让你爸去买了。”

“……其实不用麻烦你们的,我们两个自己可以……”张佳乐心里突然就有点难受。

“麻烦什么,我和你爸知道你们不容易。”张母打断张佳乐的话,语速很快但语调沉稳。

“……嗯,”张佳乐吸了口气,“亲妈。”

“都说不是后妈了你这孩子傻了啊?”

“……”


挂了电话张佳乐收拾收拾就开车出了门,张家离他们家也不是特别远,开车十多二十分钟就到了,坐公交要转车就有点麻烦,所以张父张母一直都是电话召唤。

张佳乐把车停在楼下,关上车门的瞬间才觉得不对,这么早应该什么都没做好吧?饺子也不应该这么早就包?他疑惑着上了楼,敲开门被迎进去,张母就把他召唤到了厨房,洗菜。

“妈你不能这样。”张佳乐表示抗议,洗菜没什么,可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咋的?你还真打算白吃白喝?”张母看他一眼,继续剁肉。

张佳乐语塞,乖乖洗菜。

“你妈我可是很良心的,让你洗个菜还把你午饭都给包了。”

“嗯,良心,可我连早饭都没吃呢。”张佳乐眨眼。

张母给他一个“怪我咯”的眼神,手里没停,说:“找你爸去。”

“找我爸……”这是几年前设定的对话……

“不找你爸找谁?我手里放不开。”张母说着,又提高音量朝着外面喊:“老张,给你儿子找点吃的!”

“诶!”

张佳乐听见自己老爸乐呵呵地应了一声,就忍不住笑起来。


张母做的菜式太多,饺子也都煮好了,张佳乐带回去热热就能吃,这些全部弄好后天色都有些发暗,张佳乐回到家一看时间,孙哲平的飞机不晚点应该就到了,于是打了电话过去,接通。

“到了吗?”

“到了。我打车回去。”

“大过年的哪有车?你在机场等我我开车去接你。”

“天都黑了,你别出门了。”

“我又不怕黑,我来了啊,先挂。”

“那路上小心。”

“好。”

两人见面就短暂地抱了抱,再上车就换了孙哲平开车。张佳乐故意问他,分别两个多星期你看起来也不是很想我?

孙哲平淡定地回他,我可觉得我们没分开过。

张佳乐习惯性眨眼,又说,感情淡了。

是融进生活了。孙哲平依旧淡定。


“你说,一会我们还放炮仗吗?”

“别放了吧。”

“嗯,在城里这么做确实不太文明。”

“主要是为了保护环境。”

“……突然间?”

“其实这次我去B市有一样东西特别想念。”

“什么?”

“K市的天空。”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眼睛,“特别澄净。”

张佳乐一时没能接上话,就愣愣地看着孙哲平。

只有路边的大红灯笼映射着温暖的光。



平安喜乐

FIN.



PS.张佳乐后来表示孙哲平公司里肯定是来了个意大利人×



评论(4)

热度(23)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