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月 - 狡宜

+++++++

Title:卯月

Author:既望     

CP:狡宜

Supplement:花吐き病

+++++++

 
 
 

就在四月花开的季节里,宜野座不合时宜地吐出了花瓣。

新学期伊始,回到熟悉的校园里,见到熟悉的学生和同事,他为第一堂课做了精心的准备,但站在讲台上一开口却是五六片花瓣被吐出。他和学生全都愣住了,看着完整柔嫩的花瓣飞出,摇摇晃晃地下降,安稳地落在地面上。

打破寂静的是一个女生,她站起来兴奋地大叫,这是花吐病!

 

“宜野座老师,让您爱恋至此的人是谁啊?”

就在他吐出花瓣的那一天中,这件事已经被传得全校皆知了,无论是同事还是学生,见到他总要这么问上一句,甚至就连校长也把他叫去问过了。

“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说吧?毕竟是暗恋呢。”

校长的话语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戏谑意味,扬起嘴角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宜野座老师尴尬地红了脸,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嘛,不得不说花吐病对你的和学校的教学工作都有一定影响,学校里的学生最近可是相当活跃的哟。”校长的语气很轻松,“虽然这也称不上什么坏事,但还是尽快把病治好吧,宜野座老师。”

因为暗恋而生的病症,只有两情相悦才可治愈。

校长的话里隐含的意味宜野座十分明白,他局促地回答:“……”

又是五六片花瓣飘落在校长的桌子上。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年近老年的女校长看着已经算不上年轻的宜野座老师丢下一句“我会注意的。失礼了。”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轻声感叹一句:“这个季节花还真是多啊……”

 

花吐病。

宜野座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得这个病,要说他暗恋着谁……他自己可都是没有丝毫察觉的啊。他咬着吐司的边角,兀自坐在餐厅苦恼着。比起受到全校的注意这件事,果然还是这个病本身更让他在意,他心中隐约是有着一个答案的,却莫名抵抗着不愿意承认。

打断他思路的是自己班上的一个女生,就是她第一个说他得了花吐病。她站在餐桌对面,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宜野座知道她们这些女生对自己的感情史向来很感兴趣,特别是在他得了这个病以后,简直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宜野座老师。”女生叫了他一声,故意停下,等着他回答。

于是宜野座不得不稍稍推开餐盘,认真地看着她,问她:“有什么事吗?见月同学?”

“我记得您一本正经地和我们说,您一直没有和人交往过,我们当时都吓了一跳,纷纷表示不相信。”

“这是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们。”宜野座无奈。

“要是以前,就算您苦笑着辩解我们也是不信的,可是现在我们百分百的相信了。”

宜野座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女生便眨眨眼,微微倾身,压低了声音说:

“您是因为有暗恋了多年的人,才没办法和其他人交往的吧?”

女生用了个疑问句,但话语里却是带着不让人否认的确信。

宜野座只能苦笑起来。

 

如果说一切才开始的时候宜野座会因为不时在说话间隙吐出花瓣而感到尴尬,到后来他则完全习以为常了,在吐出花瓣后立马就能接上上一句话,不作停留,学校里的人也都习惯,就算还是忍不住发笑,大概也是因为宜野座老师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下,隐藏着一颗炙热的暗恋之心吧。没错,唯独对于宜野座所暗恋之人,大家猜测的热情没有减退。

宜野座甚至和学生有了约定,每次上课前他们可以猜测一个人,而他会诚实地回答是或是不是,然后学生们就要认真上课。

 

花开之月就这样一日一日过去,从初见花朵到百花盛开再到花瓣蜷缩,花期将过,宜野座的病还是没有好,他吐出的花瓣已经比自然生长的花朵更为柔嫩了。而学生们猜完了本校的女老师,说得上名字的女明星,已经开始在外校女老师之间寻找对象了。

“宜野座老师的病还不好呢。”

“是啊。我们每天这么猜测,都变得像是只要我们猜出来,宜野座老师就不会再吐花瓣了呢。”

“话说回来,要是老师的病不好,我们就算在严寒的冬天也能见到那么新鲜的花瓣了吗?”

“会的吧。但是老师还是快点好起来吧,暗恋不是很痛苦吗?无论对方是谁,请快点和宜野座老师心意相通吧。”

“嗯……拜托了。诶,千夏,怎么你今天一直不说话呢?”

“我啊,见月千夏,非要找出那个人不可。”

“诶——?”

 

唐之杜志恩作为学校里成熟女性的代表,又在保健室工作,被学生缠着问各种问题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老师我啊,没有什么八卦是不知道的哦。”她自己是这么说过的。

关于宜野座的事,她被问过的次数也不少,她和宜野座作为相识多年的友人,要说没有一点察觉是不可能的,但关于暗恋之事,她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旁人说出的,她以此来搪塞前来询问的学生。

见月她们肯定是早就来过的了,没有得到答案的她们再次前来,有了一个比上次更为有力的缘由。

“志恩老师,您作为宜野座老师的好友,肯定不愿意看他一直饱受暗恋之苦吧?”

“你们又是怎么肯定宜野座是饱受暗恋之苦的呢?”

“什、什么……?”

唐之杜的反问让女生们茫然,她点燃一支纤细的烟,笑得很有深意。

“你们的宜野座老师啊,其实是个很迟钝的人,他大概还在纠结着他这是在暗恋着谁吧。”

“不会吧……”女生们面面相觑,这是她们完全没有料想到的事。

“那么,”见月很快反应过来,“宜野座老师自己不清楚的话,志恩老师有什么线索吗?”

“所谓旁观者清吗?”唐之杜吐出一口烟,“嘛,大概吧。不过,我可不会告诉你们。”她赶在女生们发问之前堵住了她们的口,看着她们眼睛一亮又随即暗淡。她叹了口气,说:“这么说吧,你们觉得为什么宜野座老师这个学期发病?”她眨眨眼。


见月千夏是个聪明活泼的女生,成绩虽然只有中上,却在老师和学生间都很有人气。她听了唐之杜的话语,稍微一想,心中便隐约有了答案。

狡啮老师。

要说这个学期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就是狡啮老师被调走,去了其他学校吧。因为不能时常见面,生理比心理更为坦率地做出了反应,这就是暗恋啊,一定不会错的。

见月得出了结论,却没有急于告诉女伴们,她从其他老师那里取得了狡啮老师的联系方式,按照号码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她问得很直接:

“狡啮老师,您喜欢宜野座老师吗?”

志恩老师说暗恋之事不能由别人说出,可是别人不说,狡啮老师怕是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吧。

“您应该知道,宜野座老师得了花吐病吧?那么,您知道他暗恋的人是谁吗?”

“是我吧。”

“诶、诶?”对方的回答也是一记直球,打得女生发愣。

“难道不是我吗?不可能吧。”狡啮话语间的笑意太过明显,女生也忍不住发笑。

“既然您知道,就请过来,和宜野老师说吧。”

 

宜野座老师的病好了,他直言是因为和对方心意相通了的缘故。学生们纷纷祝福着,却也小小地带着玩笑般的心情遗憾着。

“果然还是不能在冬天看到新鲜的花呢。”

“本来就不可能吧?我还是很在意呢,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吧,千夏你说呢?”

“嗯,很有魅力。”千夏微笑着做出了肯定。她一直没有说出“那个人”就是被调走的狡啮老师,因为她觉得这应该算是宜野座老师和狡啮老师之间的秘密吧,宜野座老师肯定是不愿意高调地谈论自己的恋爱过程的,如果说出去,一定又会被追问了。

为什么“对方是狡啮老师”这个不能再容易想到的答案,却没有人在第一时间内想到呢?见月想,是因为这两个人一直都像是在交往着吧,因为太自然所以才没有人察觉,包括宜野座老师自己。

“这不是诅咒啦,但是我相信还有人会犯花吐病的。”

“会吗?”

“一定会啦。”

 
 
 

卯月

FIN.

 
 
 

 @浮夏  姑娘的点文w 希望满意w

 
 
 

评论-5 热度-31

评论(5)

热度(31)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