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官Call×执行官Gino [2013年狡生贺]

“那么,以后请多指教了。”狡啮笑着朝面前的男人伸出手,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每一个变化。

自从摘下眼镜后,宜野座伸元看上去似乎变得柔和了许多,但狡啮想,这不是一个令人感到欣喜的变化。他在宜野座平静温和的眼中看到了被埋在深处的迷茫——一种绝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人身上的情绪。

他们认识了多年,狡啮是最清楚宜野座内心变化的人,他了解这个男人,即使他过去在对待对方的心情这点上,根本无所作为。


意料之中地,宜野座没有理会他伸出的手。

“指教?难道一年的时间就足以让你把这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宜野座看着狡啮,嘲讽的话语却没有以往那样尖锐的语气,“就‘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执行官’来说,你才是我的前辈吧?”

“宜野,时隔一年的再次相见,一开口就是对我发泄不满吗?”狡啮收回手臂,走近宜野座。

宜野座并没有后退,他看着现在近在咫尺的男人,一时不知该作何反驳。他扭头将目光投向一边的灰色墙壁,“要我说什么?‘欢迎回来’?”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希望你说什么。我的确没有资格做出要求。”狡啮用双手包裹住对方的脸颊,将宜野座的脸转回来对正自己,“让我好好看看。以前除了在做爱的时候,基本没机会这么直接地看着你的眼睛。”


宜野座没有躲开对方揉蹭着他眼眶的手指,但他抬起右手扣住对方的左腕,逐渐用力。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干什么?”

“……也对,这么快就让你原谅我根本是妄想。”狡啮抵住宜野座的额头,笑着。

两人视线相交,看到的却是对方模糊的样貌,近距离的对视让眼睛酸痛,但不论是宜野座还是狡啮,都固执地没有眨眼。

“我,并没有打算‘原谅你’,你自己都觉得对我没有什么亏欠吧?而我,甚至觉得你别再回来是最好的。”


宜野座打算推开狡啮。他在很早前就对常守说过,狡噛慎也这个男人说不定更适合自由的野外,他不是一只能够豢养的狼,自己对他也从未有过‘拴住’的心情。所以,对于一只没有主人的狼的逃跑,又何来谁对谁的原谅?

以前两人的关系,用“床伴”这样苦涩的词来形容,宜野座也没有觉得无法接受。

宜野座自始至终也看不透这个男人,所以他不打算再继续探索。结局不过如此,到头来自己的狼狈还被对方看得清清楚楚。


宜野座的嘴角刚刚上扬,狡啮就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狡啮将下巴放在对方肩上,“那么你就别原谅狡噛慎也这个家伙。我这次以一个新的身份回来,就代表我做好了一切从头开始的准备。”

“……从头开始?狡噛慎也,你对你自己也未免太有信心。你不该回来,除非你想再把过去的路走上一遍!”

“你担心的就是这个吧?‘重蹈覆辙’?”狡啮抱紧对方以避免挣脱,“如果我说‘不会’,你也不会相信。既然我人已经在这了,就请拭目以待?”

“……与我无关。”


狡啮似乎并不在意宜野座的冷漠,“很抱歉把你带到了这样的地方,但是——宜野,我们又站在同一位置了。”

宜野座没有回答。

“那么,根据霜月监视官的指示,”狡啮放开宜野座,退后一步再次伸出手来,“和我一起吧?”

不论历史是否重演,至少现在,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宜野座最终握住了那只手。



FIN.



评论(4)

热度(6)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