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30题 夏蝉与风铃 - 药宗

嘛,依旧是群里的30题联文,那群家伙还没写完(忍住眼泪jpg.)



+++++++


夏蝉与风铃



是夜,揉着化不开的热。池边树间蝉鸣阵阵,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算不上吵闹,却让不安的人听着更添烦闷。

宗三坐在檐下饮酒,垂着眼没有其余动作,只是不时抬眼望一望远处,看是否有星星点点的光。药研卷着袖子走过来,与宗三坐在一起。宗三看着他笑笑,与他招呼:“忙什么?”

“手入室空出来了,我去收拾准备了一下,等夜战的队伍回来就能直接用了。”药研回答,伸了伸手臂,纾解一下肩背。

“辛苦了。喝酒吗?”

“难得闲暇,喝一些也无妨。”

宗三便拢了拢袖子倾身过来为药研倒酒,三分之二满。两人举盏轻轻相碰,酒水入喉,清冽如刃。

夜风吹来,檐上悬挂着的风铃便叮咚作响,清脆的声音穿透湿热的空气,钻进了付丧神的耳朵。

“怎么,风铃今夜不取了吗?”药研问宗三,颇有些疑惑。

“暂时不取了。”宗三又看了看远处,才移回目光看向药研,“主上嘱咐晚上取下风铃,是怕这声音影响了大家休息,可你看今夜,哪个房间不还亮着灯?”

药研顺势看了看各个部屋,确实还都是烛光绰绰。

无人入眠吗?

“新的战场敌人难攻,又是夜战,大家难免为大将和出阵的同伴担心。”

“主上毫无疑问是被信任着的,大家难以入眠,恐怕还有‘一时感慨’的原因吧。药研殿,你是吗?”

“你若是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会更高兴。”药研避了宗三的目光,为他添酒,却又说,“你别喝太多,也许明日就要出阵。”

“不多,我有分寸。”宗三笑笑,他不过随口一问,本也没想得到什么回答。

药研看宗三脸色并未在酒精的作用下红润起来,便伸手出去覆上了他的手,却是被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我饮酒之后身体便会发冷罢了。”

药研看宗三神色如常,未见病气,这才放下心来,却没有将手松开,依然握着那一根根细长的指头。

“这倒是难见,别人喝了酒可都是浑身发热的。”药研顿了顿,又说,“难怪冬天时叫你喝酒你不喝,还惹得次郎殿不快了一阵。”

“等这次的战场顺利走完主上肯定又要叫大家聚会,到时我再陪大家好好喝,当赔不是。”

“大家一起生活,也没有什么间隙,你倒不必如此在意。只是,我不曾记得你是这样的体质?”

药研看向宗三的目光里含着隐忍,宗三见了,便伸出未被抓住的另一只手覆上药研的眼睛,掩了他的视线。

“你说的‘曾经’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付丧神的体质又不是一成不变的。”

风铃又响了,在连绵不断的蝉鸣声中嵌入丝丝清明。

“倒是我大惊小怪了。”药研拉下宗三的那只手,将两只手交叠地握住。

宗三扬了嘴角,“难得你不戴着手套,在大家回来之前,你就多握一握我的手吧。”



FIN.




评论

热度(11)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