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短打

“真是不愉快的再次见面啊。”白泽站在门口笑得一脸促狭,接着一只金鱼草圆珠笔就堪堪擦着他的眼角飞过。

“啊,确实。”鬼灯头也不抬,换了支笔继续工作,嘴里却不打算绕过对方:“在你踏进地狱大门的一瞬我就闻到了那股浓烈的令人不快的臭味,都已经叫人去拿防毒面具了。”

白泽保持不变的笑容,用温柔的语调回击:“这位小哥,并不是我自愿来的哟。还有,浑身都是剧毒的你,再不管管自己的嘴巴,可真的会从里到外都烂透哦,无药可救哟。”

“哼,已经坠入地狱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啊?”

 “所以说——又不是我自愿来这的啊!”白泽一掌拍在办公桌上,眼角抽搐。

“那么就请你快点回去,就当为那些可怜的金鱼草着想。”

“果然还是来打一架吧小哥!”

“正如我所愿!”


“等、等一下!两位!”阎魔大人及时赶到,当起了(不起作用的)和事佬,“今天请白泽来确实是为了商讨一些成分不明的汉方,既然白泽都特地来了,我们至少要尽到地主之谊吧,鬼灯君?而且你也对东洋医学很感兴趣不是吗?”

“……确实。”
“既然阎魔大人都这么说了,我就勉强和这家伙共事一下。还请让我快点回去哟。”

“没错,请努力快点回去。”

“当然!拼上性命也绝对要在一个时辰之内远离你啊!”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工作吧?”这算是劝解成功了吗!居然成功了啊一定要载入史册啊啊啊!阎魔大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一段“和平”的时间后。

“方子缺失的地方应该是记录着知母。作为清火药这个可不能少呀。”白泽看着有些年头的药方,眯眼笑着。

“知母?是怎么知道的?”阎魔大人那管不住的好奇心十分旺盛。

“根据方子的其他成分是可以推断出来的。鬼灯你觉得?”

“清热下火药中知母是很常用的药材。但不能仅仅依靠推断就决定,白泽你不会是庸医吧?”

“你这是在对汉方权威说话吗?”黑气。

“你的脑髓虽然值得相信,但不一定绝对正确吧?”

“是啊!确实需要验证一下!阎魔大人,还麻烦你照这个方子加上知母煎一副药来,鬼灯君要亲自试药哟!”


煎好了药。

“阎魔大人,你确定你放进去的是对的药材吗?”鬼灯看着颜色奇异的药皱眉。

“应该……是吧?怎么了哪里不对?我再对一遍方子哈,人老了不中用啊哈哈……”转身。

“嘛,无论是什么药对你来说都是可以治病的吧?全身是毒的鬼灯君!”白泽微笑着开始给鬼灯灌药。

鬼灯扯下白泽的手,接着拉过对方的衣领,堵上了白泽的嘴。还没咽下的药进了白泽嘴里,根本没反应过来的白泽条件反射地咽了下去。

“咳、咳咳……啊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你这家伙去死吧快去!!!”白泽扑了过来。

鬼灯伸出手挡住对方,冷静地说:“就算去死也要拉上你。”

“啊啊啊啊啊啊我只亲妹子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没有妹子给你亲吧。”

“我要杀了你!!!”

“抱歉,你做不到。”


阎魔大人一脸震惊地转过身来,心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结果两人又打起来了吗!?



评论-2 热度-19

评论(2)

热度(19)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