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30题 素描簿 - 药宗

不就是个30题吗!怎么就写不完呢!(


+++++++


素描薄


药研是趁着学校开冬季运动会的时候跑出来找宗三的。才把接力棒交到下一位同学手中他就撕下号码布翻过护栏拿起外套往校门跑,鹤丸国永等在那边,把手机和钱塞进药研的口袋,问他,你真的想好了吗?非去不可?药研笑笑,只说了句下午的长跑就拜托鹤丸学长了,也不管鹤丸在后面喊着“至少拜托一个体型差不多的啊”之类的话,径直往最近的电车站跑。

宗三离他没有那么近也没有那么远,之前多少个周末多少个小假期他都没有去,天气冷下来之后他突然就决定了,要去见宗三。鹤丸捧着热奶茶匪夷所思地望着他,见了然后呢?

只是见一见他。


药研到...

文艺30题 夏蝉与风铃 - 药宗

嘛,依旧是群里的30题联文,那群家伙还没写完(忍住眼泪jpg.)


+++++++


夏蝉与风铃


是夜,揉着化不开的热。池边树间蝉鸣阵阵,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算不上吵闹,却让不安的人听着更添烦闷。

宗三坐在檐下饮酒,垂着眼没有其余动作,只是不时抬眼望一望远处,看是否有星星点点的光。药研卷着袖子走过来,与宗三坐在一起。宗三看着他笑笑,与他招呼:“忙什么?”

“手入室空出来了,我去收拾准备了一下,等夜战的队伍回来就能直接用了。”药研回答,伸了伸手臂,纾解一下肩背。

“辛苦了。喝酒吗?”

“难得闲暇,喝一些也无妨。”

宗三便拢了拢袖子倾身过来为药研倒酒,三分之二满。两人...

文艺30题 车站月台 - 药宗

群里搞的30题联文,根本写不满30题啊(愁 

大家能写多少写多少吧


+++++++


车站月台


雪从两人出门就开始下了。绵绵密密的,不知何时才会停。

雪花落在宗三的睫毛上,眨一眨眼便化了,在温热的皮肤上留下凉意。药研执意要回去拿伞,即使宗三说了不必。他跟在药研后面往回走,把围巾拉高遮住了嘴巴和鼻子。

“虽说现在雪下得不大,可一时半会也停不了,而且你等会回来的时候下得大了怎么办?”

宗三接过药研递过来的伞,嘴巴还是躲在围巾后面,沉默地看着药研锁门。

药研把钥匙放进宗三的大衣口袋,又从行李箱的隔层里拿出了伞。

“好了,走吧。”


不是什么节假日也不...

螺钿骨 - 药宗

宗三左文字出现在这条陌生又熟悉的街道上时,又是一个樱雨天。

游里的男男女女都跑出来看这被渲染成绯樱色的绮丽天空,眼里全是此生未见的柔和到仿佛快要融化的色泽。

宗三还是身着那件暗樱色的衣裳,跪在檐下抬眼去看围在他身边的人群。他修长的身形拢上了一层轻薄的水雾,眼里的思绪在卷曲的额发下晦朔不清,但目光蜷卷柔得似是要融进雨里,蜿蜒而去一般。

他用白皙剔透的指尖轻触地面,俯下身去。他消瘦得脊骨都能被看得分明,开口吐露出的音色像是这场樱雨般让人如坠梦境。

“在下,宗三左文字,叨扰此处,只为寻一个归宿……”

有人引他进去,在门帘之后所见的景色竟是如此让人怀念,就连那股不差丝毫的幽幽香气,也穿透雨雾...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