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明田外 - 骸云

+++++++

Title:白水明田外

Author:既望    

CP:[10+]骸云

Supplement:骸骸的农家生活初体验

+++++++


汽车在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色中穿行,晨间露水还有些重,带着水汽的风扑打过来让人睡意全无。六道骸看着乡间秀美的景色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心情愉悦,旁边开着车的云雀却因睡眠不足而散发着低气压。云雀嫌弃六道骸的车技烂,除非万不得已不会去坐六道骸开的车,但其实六道骸也不是车技烂,只是开起来太疯,能把云雀颠吐,所以两人一起出行都是云雀开车,以六道骸的脸皮他不会觉得尴尬,反倒乐得清闲。

公路修得平整,两边全...

凤梨炖冬菇 - 百日雾云 Day2

为了打发无聊的周末时间而纠结。

阿劳迪是无所谓的,他似乎从来不会觉得无聊,哪怕是没有工作的周末——他是不会把工作留到周末来做的,相信我——他也总能找到一些事情来做,比如看书(当然是我不感兴趣的学术期刊),又比如研究一份密文(这纯粹出于兴趣,不是工作)。总之他总是一脸淡然地做着什么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神秘又高冷的贵族。

“高冷”是我最近从网上学到的新词,本意是“高贵冷艳”,含贬义,可是你能说阿劳迪不是高贵冷艳的吗?不能,而且是绝对不含贬义的。

阿劳迪正喝着茶,他喜欢暖性的红茶,我也觉得清火气的绿茶和他不沾边。然后我特意提到他喝茶是因为他刚才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说我就是个“痴汉”。你们应该...

凤梨炖冬菇 - 百日雾云 Day1

这是一份菜谱。

……

这是一份斯佩多家和六道家的记事簿。你们知道我写下第一句话是出于幽默(以及真实想法),可是阿劳迪站在一旁看着我写下那句话后哼了一声,似乎是认定了我不可能好好完成这个记事簿,以给后世们作为无聊时打发时间的小本子。我感受到了一种名为伤心的情绪,不被爱人所信任是我毕生的失败,所以我决定非常认真地完成它。于是我写下了第二句话。

先来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簿子。起因是因为我近来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事情是一件很文艺的事,没错,我在读书,读很多外文书籍,文学类。阿劳迪盯着我(看的书)起码有一分钟,突然说,你试着写点东西吧。于是我乐颠颠地找出了这个本子,拿起笔,停顿了三分钟,转过身去问他...

密匙 - 初雾云 [2015情人节贺]

+++++++

Title:密匙

Author:既望     

CP:初雾云

Supplement:爷爷们的情调不用懂

+++++++


战时的偏远地段不意外是一副萧条的景象,鲜有行人的街道,阴暗飘雪的天空,安静压抑的氛围。破落小酒馆的木制门一经推动就“吱吱呀呀”地响,Alaudi走进来,深色的长风衣裹挟着寒风,白色的雪花落在他奶金色的头发上。

长长的羊毛围巾遮住了他半边的脸,在昏暗的室内隐匿了光辉的浅蓝色眼睛不动声色地环顾了四周,傍晚时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沉默地喝着啤酒,小窗户...

存在证明 - 初雾云

“作为人类,想要在这个时代生活,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张卡片。无论你做什么事,它都必不可少。”

“是类似于身份证明一样的东西吗?”

“不,准确地说,它叫做‘存在证明’,它包含着你的一切,不只是身份,还有你整个生命。”

“生命?”

“没错,生命。没有这张卡片,你就不存在。”


+++++++

Title:存在证明

Author:既望

CP:初代雾云 

Supplement:科幻架空,收录于全家雾云图文合志《Risveglio》

+++++++


天边的火烧云裹挟着浓重的昏黄向着某一处涌去,像是急于逃脱身后黑暗的追捕,显现出慌张和疲惫的姿态。艳丽到虚假的色彩,还有倾

江户切子 - 骸云

+++++++

Title:江户切子

Author:既望     

CP:骸云

Supplement:和之美系列一

+++++++


六道骸在看到江户切子的第一眼就被那些闪耀着的漂亮光芒吸引了。

他那时不过五岁,跟着经商的父亲从意大利来到遥远的东方国度,寻找一些可以引起欧洲人兴趣的东方传统工艺品。然而尽管六道骸极力对父亲表达了对江户切子的认可与喜爱,父亲最终选定的却并不是江户切子。

“是很漂亮,但不够特色。”

六道骸记得当时父亲的评价,年幼的他无法对父亲的评价做出评价,出生在商人世家让他从小懂得经商不是只凭自己的喜好,但...

LL. - 骸云

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有很多不能忍的情况,而其中最深恶痛绝的就是“传纸条”。

在并盛高中,上课期间传纸条可是不亚于打架斗殴的“罪行”,不仅会被记大过,还会受到委员长的亲自教育,凡是被抓过的学生无不痛哭流涕地表示这辈子再也不敢上课传纸条。其实上课时爱传纸条的大多是女生,纸条内容无非就是吐槽老师、讨论男生或明星之类的小事,云雀恭弥对此事如此严苛,多少是惹来些闲言碎语。

云雀却并不在意,唯一的回应和对那些女生说的话一样:

“有什么事是不可以下课再说的?嗯?”


“并不是说上课传纸条是对的,但委员长大人真是一个无趣的人。”


而“无趣的委员长大人”后来就一直这么无趣了下去。在公司的例会上云雀...

论兼职的重要性 - 骸云

六道骸最近找了一份兼职,或者说,是又找了一份兼职。

他不是兼职大军的主力部队学生党,也不是找不到正式工作的落魄汉,而是一家外企的正式职工,有个不小的职务,日子过得还算是清闲舒适。可是他就是任性,本可以享受生活的时间他要用来兼职,从打字员到服务生,做过的工作不少。据他自己说是另一种形式的享受,不仅不浪费资源,还为社会创造价值,但是云雀恭弥说,他纯粹是有钱,还有病。

六道骸哼哼两声不置可否,关了电脑抓起西装就走,新兼职是漫画店的店员,要提前去布置书架。

“站住。”云雀恭弥眼也没抬,叫他。

“咋了?”

“后天两个部门联合活动的策划。”

“要给你?”

“难道是我给你?”

“……今晚回去...

断网 - 骸云


宅男六道骸是没网就活不下去的体质。

凌晨等更新到3点,看完番后倒头就睡,心满意足完全没想过等他下次睁眼时校园网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线用不了了?!你他妈一定是在逗我?!

没有,骸君,没网。

哈哈哈。

呃……节哀。网络问题学校肯定会处理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过上这种与二次元隔绝的生活。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就在眼睛一睁一闭之间。

……活着。

六道骸在宿舍阳台蹲了一个上午,阴天没太阳,霉菌已经开始滋生。

月末流量无限趋近于零,就算狠狠心开更多的流量兜里也没钱,一不小心欠费停机了他不如自己蒸发了得了。没钱,认命。

快到饭点的时候六道骸也快冒泡了,他对着学校办公楼呸了...

皮疹 - 骸云

云雀看着脖颈处攀爬上的细小红点微微皱了眉,从没起过疹子的他压根儿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体会到那密密麻麻的痒痛感。

瞥见窗外太阳已经在炙烤着大地,还是穿上衬衣西装出了门。

疹子痒到发热,即使秋天那带着阴冷的风吹来,也因为衣领的包裹而得不到缓解。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凹凸不平的皮肤,云雀觉得自己有点小看疹子的烦人程度。本想着转移注意,结果任务时硬质的衣领因为动作幅度的增大而摩擦得更加厉害。没精力再去管六道骸发什么疯,结果那家伙玩脱了让彭格列又陷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深呼吸。烦躁得要飞起。


任务依旧漂亮地完成,毫不拖泥带水,也没有因为六道骸的“阻挠”而出现问题。云雀冒着黑气回家脱下衣服...

©看月未成栖 / Powered by LOFTER